国人为何“藐视”制造业技术?

阿基米德先进技术网2019-05-13 14:14:47

摘要

国与国技术上竞争的残酷丝毫不亚于战争,只是它是一种表面文明的战争。纵观历史,任何国家的崛起都是凭借其强大的经济技术优势,无论当初的英国,还是今天的美国、日本、德国,都是挟高附加值制造业睥睨群雄、傲视天下。从某种意义上说,制造业技术实力的强弱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兴衰。今天我们又站在了一个十字路口。中国制造业的衰落,会让其他所有折腾都成一枕黄粱。



中国对技术的藐视极不正常

 

以下是一位放弃研发的工程师,在转向收入更高更好玩的商务领域之际,发出的“肺腑之言”:我一直很反感“所有人都跑去创业”。创新这个东西是人天生的,有创新空间自然会创新。中国人创新一点不差。中国最差的是基础的东西,比如基础材料,零件、机床、焊接,等等。只要有辣椒、香油、孜然,各种东西,中国的才智会创造出无数的美食,而你辣椒都做不好,怎么创新?

 

金字塔基座没有打好,就去做金字塔尖的东西,傻子都知道搞不好。基本的材料机床,紧固件没有搞好,你能把汽车做好?有了基础的材料, 工业、机床,然后人类才发明了蒸汽机、火车,然后才有飞机、汽车;有了精密的机床、设备,人类才有芯片。这是一步步发展的,不可跳跃。很多东西搞不出来,往往卡在一个关键的高指标基础零件和部件上,而这又是西方严密禁运的,也是他们过好日子的最后裤衩。

 

比如相机CT机需要的CCD,雷达需要的高精度AD,飞机需要的高强度紧固件、发动机,轮船需要的燃气轮机的叶片。芯片需要光刻机,光刻机需要高精度的镜头和机床。汽车发动机变速箱,要的是材料和加工工艺精度,你看西方的发动机产品,真是艺术品一样的美感,里面加工的零件每个拿出来都非常好看极其精密。还记得半泽直树第一集里雅人叔说的吗?自家老爹的厂子,可是能给F1制造钛合金气门顶杆的。总工程师坚持手工打造,一件事情做了几十年,宁可不要银行贷款也坚持手工打造精度。日本的银行是给那些创造日本精致制造的人提供资金支持的,而不是中国这样的大爷。做科技的人看着国内科技的基础无话可说,有种有力使不上的感觉,基础不行啥都做不了。

 


普通的一个欧美日的创业者,就会有如此大量的高质量的零部件提供商,他们的创意还不能实现么?光特斯拉,就有丰田的电池、思科的电池团队、欧洲的汽车设计师、底特律的工程师,中国的在哪里?苹果可以用三星的芯片屏幕、海量的美国工程师、英国的美工设计、中国的低价劳动力【丢脸啊】、高端的日本电子零件,加上乔帮主的天才,才能搞出来。

 

日本人社会氛围里,弥漫着一种叫“物作(ものづくり)”的概念,做东西,有很多自己做东西的网站,比如做遥控飞机、汽车、游艇,把自己的设计公开出来,手把手教,别人照着一步步做,就可以复制出自己的东西。“物作り”是日本的词汇。却很难找到对应的中文词汇翻译。字面上的翻译就是“造物”造东西的意思。但是,“物作り”在日本是非常神圣的词汇,而造东西在中国却是不入流的工匠所为,不登大雅之堂。日本的产业精神才是我们最需要的。

 

一个国家的核心依靠究竟是什么?

 

我很怀疑中央被马X忽悠了【按:强烈抗议对马老师的“诋毁”!作者低估了互联网的意义】。阿里巴巴是成功的故事不假,但是那不是一个国家的核心依靠。美国的核心依靠,绝不是谷歌啊苹果啊、Facebook啊,那只是美国工业基础发展之下长出来的市场之花。美国的核心是通用、应用材料、陶氏、杜邦、波音、英特尔、德州仪器、IBM、西科斯基,以及美国随时可以调用技术和人才的欧盟日本公司。互联网啊,APP啊,软件啊,印度可以搞,菲律宾也可以搞。但西方发展互联网那是因为人家已经完成了工业革命,汽车、飞机工业都已经有很高的水平,互联网正好作为一个伟大的工具促进发展,中国的第一次工业革命都没有完成,你跟着跑什么劲?

 


这种感觉,跟韩寒赛车时感慨汽车零部件几乎没有国产的是一样的。董明珠说过,互联网只是工具,做好实业才是根本。TCL李东生说,做实业投入那么大,划算吗?李东生的一句“梦想该怎么算”让人不禁心动而震撼。每次我看到手机,看到雷布斯之类的在台上吹嘘,心里就不禁好笑。你小米手机至少得给高通30%以上的芯片费和专利费,还有台湾的镜头、韩国的屏幕。你忽悠中国人在行,在洋人这里跟啥一样。软件也好,手机应用也好,是跑在操作系统上的,而系统是跑在硬件芯片上的,没有芯片你扯个毛系统,而芯片本质靠的是工艺,而工艺本质就跟国家的基础工业水平有关。

 

现在中国的A股上很多科技股票都是概念股,就是没啥技术、没啥市场,全靠炒作概念圈钱。圈了就炒房子,放高利贷,多少钱用在实业的可以想想。芯片囤积居奇,甚至一些行业外的热钱也进来炒货。如果真正做实事的企业发现踏踏实实搞企业还不如炒芯片赚的多,那这个行业连低端都做不了。

 

曾听一位机械工程师说过,如果离开德国的母机,中国的机械行业就彻底完蛋。世界离开中国,生活成本或者生产成本会略高一点,但也就几个百分点而已,因为中国其实也就在整个产业链中占据着利润最低、产值最小的一个环节而已,也就是帮老外在组装阶段省了几个人工费。国家技术的悲剧在于没有进步的希望,和国外的差距越来越大。给西方做下手工是可以带来很多钱,在产业发展的初期确实需要,可是GDP不能老是这样,给人刷盘子不会比老板工资高。

 


中国制造业的衰落,会让其他所有折腾都成一枕黄粱

 

此话出自又一位高级技术工程师之口(网名“香山居士”)。但这位工程师同样舍弃了对技术的专注,平时喜欢金融投资,自谓“行走在技术与人性之间”。他为当下产业资金流“脱实向虚”而深感痛心,称:作为一名身处制造业的人,我担忧的不是自己的饭碗,因为毕竟我所处的行业属于高端制造业,和传统的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的制造业还不一样。但即便是高端制造业,目前还是国家在主导,说到底是国家烧钱在推动大基建。而你会发现政府提出的PPP项目模式根本没有人搭理。更可怕的是,民间投资持续下滑,现已负增长。现在人们崇尚的不是实体经济和制造业的发展,而是以房地产和金融市场为代表的虚拟经济。越来越多的企业把投资重点转移到银行理财、信托投资、股权投资及不动产等领域。脱实向虚急剧蔓延,我担忧的是脱实向虚后的一地鸡毛!

 

改革开放30年,中国利用“后发优势”,采用拿来主义与模仿,外加中国人的勤劳,低成本且快速地创造了经济奇迹。这是一种幸运,但也是一种诅咒:当某一天,我们发现无法再复制上述模仿玩法的时候,我们无所适从。于是我们开始玩金融、玩资本。

 

最近几年,移动互联网很火。可以说BAT是目前中国很了不起的公司,但在本质上BAT们只是起到了平台的作用,起到了管道的作用。因为它们本身不创造水,如果没有了水源,有平台有管道又如何?反而管道长期空置会生锈。

 


金融领域是乱象丛生,在该领域有很多投资机构,股权投资、风险投资、P2P等,其业务范围也不一样。我承认它们是参与社会经济运转的一部分,但总觉得太多太多的机构本身没有创造任何价值,除非为部分人牟取暴利也算一种价值。

 

再来看看楼市。从去年开始,当房市四小龙腾地而起时,空气中弥漫着蛋糕的芳香,但多数人只是闻到了点香味,便再无缘分享这场盛宴。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表示,中国在2015年底的居民房贷收入比就已高达0.46,已经超过日本泡沫时期的水平。每一轮房价的上涨,都伴随着居民杠杆率的持续上升。中国居民杠杆率从2005年的17.1%猛增到2015年的39.9%,今年这个数字可能超过43%。钱是最聪明的,它会流向利润丰厚的地方,资本用看似最合理却又最无情的方式在攫取着越来越小的蛋糕,于是人们不断地加杠杆。

 

我们还是要回到一个国家的立国之本--高附加值的制造产业。我们都知道,第一次工业革命成就了英国的王者风范,但随着伦敦成为全球金融中心,国内的食利阶层日益壮大,对制造业和实体经济的投入不断下降,最后的结局大家都知道:日不落大不列颠帝国后来走向了没落。再想想德国,在金融危机与欧债危机中,唯有德国经济一枝独秀,为什么?因为工匠精神,因为德国从不投机取巧,因为德国高端工业制造业占GDP的29%,成为其经济发展的中流砥柱。

 

而在中国,从整体看,企业技术人员对技术的尊重与热爱不再,至少不像以前那么踏实,默默耕耘。工程师无心钻研,遑论创新,弃技从商已不是少数人的选择。创新?能更新就不错了!其实,中国缺的不是钱,而是对技术的敬仰与尊重,对创新的冲动!当人们高谈阔论互联网+的神奇时,当人们被一夜暴富的金融神话诱惑时,当人们被日益高涨的房价抛弃时,还有多少人能在实验室里埋头到凌晨?需要提及的是,目前我国企业缺乏明晰的研发投入体系,研发经费缺乏持续性。很多时候不是人们不愿意从事科研,而是没有强大稳固的工作及家庭保障。技术人员也有自己的家,当每一个普通的个体还在为自己的父母、子女担忧住房与柴米油盐时,你还指望他安心地在冷板凳上坐上三年五载?笑话!

 


一线的人都清楚:我国制造企业虽然也有技术上的革新,但缺少核心技术的重大突破。而任何缺乏核心技术的模仿创新,将无法根本扭转我国在制造业领域的弱势地位,更别说弯道超车。

 

更可怕的是大学和大学生们对技术的冷漠

 

以上两位工程师还对当下高校教育体制及大学生的价值取向提出批评:

 

对于我国制造业,还有一个不可不提的方面,就是企业与高校产、学、研的结合,其实目前的融合度并不高,也存在着诸多问题。企业与高校各打算盘。

 

产、学、研本来是一条非常好的路子,在我国却变了味。高效的研究成果很多就是闭门造车,在数量上很可观,但没有太多市场价值,实乃资源的巨大浪费!另外,企业的技术发明专利与实用新型专利很多时候也是为了拼数量,实际上很多都没有太大的价值。不管是高校还是企业,特别是国企,行政化色彩甚浓,官员的眼里只有政绩、土地、金融,很多对实体技术一窍不通,缺乏合理的实体产业政策规划。体制问题始终严重制约着制造产业的转型升级。

 

“香山居士”回忆:10年前,因为崇拜盖茨,崇拜艾里克森,认为技术崇高伟大,大家都在一起努力学习,专心工作,保不准里面会出几位大师呢。10年来,做工程师赚的钱,只有房产升值的零头,比炒股赚的辛苦,我现在已经开始逐步放弃研发方面的工作转而进行收入更高更好玩的商务领域了。虽然很可惜我那10年的技术经验,但是中国其实并不需要什么经验丰富的工程师。

 


中国只是工厂,只需要工人。改革之前,工人队伍、制造业队伍还有传承,虽然技术低级,但是总的来说队伍没有散,改革之后基本全都散架了,都去赚快钱了。见过无数资深工程师拿着一个月七八千的收入,然而成果累累。但是现实是什么呢?亏得稀巴烂的臭水平各种公募私募基金经理大收管理费,满大街的P2P招一群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开开心心一忽悠就是几个亿,不要脸的白银原油现货推销把人家骗去亏个倾家荡产,吹的牛逼哄哄的创业创新就是尼玛找几个人做个app,忽悠天使VCPE一轮轮的接着往下忽悠。我就问问,能不能坐下来干点实事!

 

有人说年轻人要“一技伴生”,有人说“学生要做事不要做官”,但谁都想过上体面的生活,这就需要国家提供政策保障,理顺社会分配关系。

 

制度是技术之本

 

当德国推出“工业4.0”之际,去年5月,《中国制造2025》横空出世。

 

当以上两位工程师为中国制造业衰落而揪心的今天,国务院适时提出“着力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的政策举措,要求经过1—2年努力,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取得初步成效,3年左右使实体经济企业综合成本合理下降,盈利能力较为明显增强。并从税费负担、融资成本、制度性交易成本、人工成本、能源成本、物流成本等六方面提出具体而细化的措施。与此同时,国家发改委印发《推进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三年滚动实施方案(2016-2018年)》,分年度明确了137项重点工作和127个重大项目,预计总投资规模在1.6万亿左右。

 


可以说,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的政府像中国政府这样重视制造业的发展和技术进步。

 

那为什么圈内人士还要抱怨“对技术的藐视”呢?而在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之后,基础性技术、核心技术为何还不能与GDP增长保持同步?

 

小编对两位工程师的说法亦有怀疑:

 

一,中国的技术进步未必像他们说得如此不堪。最有说服力的实证就是,我们的举国体制在核武、航天等军事领域取得的举世罕匹的成就。点开各门户网站的“军事”网页,在在可见中国近年来在军工尖端技术上的突飞猛进,据说各种“秘器”“利器”已经足以对付甚至摧毁美国这个海上霸主包括航母在内的各种新型装备。如果说在一般制造业中尚未普及,“是不为也,非不能也”,因为这些行业本身早已产能过剩。

 


其二,人们对实用技术的市场价值转换与对虚拟投资同样热衷。这一点可从高校教授兼营科技企业得到证实(日前刚发生过上海某博士生在教授的企业中爆炸身亡的事故)。而每年高考,报考理工科专业比例远高于文科“万金油”,也可以说明问题。

 

如果小编的质疑不能成立,那么就只有归咎体制弊端了。技术再重要,本质上也是工具,技术的生成仍取决于制度。据说国家也在改,有专家很有创意地提出讨论“计划经济”,认为“解决周期性危机的手段就是实行计划经济”,比如政府给民资指明PPP道路,实质即政府开列供给项计划清单,将民间投资纳入彀中。但不知这帖药能否振兴实业,而举国体制又是否适合普遍的技术升级?

 

来源:互联网,由阿基米德先进技术网重新编辑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免责声明:本文系网络转载,不代表本公众号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