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安徽宿州]朱华辉、彭武涛诈骗二审刑事判决书

现货网络投资诈骗揭秘2019-06-17 20:22:38

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6)皖13刑终182号

原公诉机关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朱华辉,化名林刚、网名小林,男,汉族,1991年10月24日出生于福建省南平市,农民,住南平市延平区。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7月15日被福州市公安局抓获,同月18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20日被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当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宿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李强,安徽黄淮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白存明,安徽云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彭武涛,男,土家族,1986年9月17日出生于湖南省永顺县,农民,户籍地永顺县,住福建省福州市闽侯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7月15日被福州市公安局抓获,同月18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20日被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当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宿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龚振虎,安徽三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叶光,男,汉族,1984年4月13日出生于安徽省阜阳市,住阜阳市颍州区。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7月15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9日被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当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宿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刘红专,安徽三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晨,男,汉族,1983年12月28日出生于安徽省阜阳市,住阜阳市颍州区。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7月15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0日被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当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宿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杨建国,安徽风采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邓辉,安徽风采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需要,曾用名陈需雯,化名程家杰,男,汉族,1993年2月18日出生于安徽省阜阳市,住阜阳市颍州区。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7月15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0日被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当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宿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道龙,安徽民之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玉玉,女,汉族,1995年1月6日出生于安徽省阜阳市,住阜阳市颍泉区。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7月15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0日被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当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宿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臧恒辉,安徽三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孙茂,安徽众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孙丽梅,化名孙静蕾,女,汉族,1992年6月20日出生于安徽省阜南县,住阜南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7月15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0日被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当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宿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宋辉,安徽三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韩静雅,女,汉族,1992年3月6日出生于安徽省利辛县,住利辛县。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7月15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0日被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当日被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宿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王向前,安徽恒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审理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朱华辉、彭武涛、叶光、陈晨、陈需要、王玉玉、孙丽梅、韩静雅犯诈骗罪一案,于2016年3月17日作出(2015)埇刑初字第00343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朱华辉、彭武涛、叶光、陈晨、陈需要、王玉玉、孙丽梅、韩静雅均不服,分别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0月1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宋冬梅、代理检察员王翠翠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朱华辉及辩护人李强、白存明、上诉人彭武涛及辩护人龚振虎、上诉人叶光及辩护人刘红专、上诉人陈晨及辩护人杨建国、邓辉、上诉人陈需要及辩护人张道龙、上诉人王玉玉及辩护人臧恒辉、孙茂、上诉人孙丽梅及辩护人宋辉、上诉人韩静雅及辩护人王向前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四川岳池顺祥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祥公司)系王某甲、余某甲、马某甲、高某甲等人(均已判刑)在2013年年底为实施诈骗而设立的公司,他们通过搭建非法电子现货交易平台并发展下线代理商,虚构农产品现货交易,以高额回报为诱饵,在没有农产品实物及实际交易的情况下,诱骗客户投资农产品现货交易,通过后台人为设定虚拟相关农产品现货市场行情,诱导投资客户进行反向操作,使投资客户亏损而从中获利。2014年3月,被告人朱华辉、彭武涛明知顺祥公司实施诈骗,通过联系,成为顺祥公司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的一级代理。2014年4月,朱华辉、彭武涛通过安徽省阜阳智多鑫市场营销策划有限公司的(以下简称阜阳智多鑫公司)被告人陈需要,发展了被告人叶光和被告人陈晨于2014年2月21日合伙注册设立的阜阳智多鑫公司成为顺祥公司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的二级代理。叶光负责阜阳智多鑫公司全面工作;陈晨负责给有投资意向的人员办理开户及公司的后勤工作;陈需要任阜阳智多鑫公司操作部部长;被告人王玉玉任阜阳智多鑫公司的业务部部长;被告人孙丽梅任阜阳智多鑫公司业务部小组长;被告人韩静雅系阜阳智多鑫公司业务员。

2014年5月5日,韩静雅通过阜阳智多鑫公司电话自动拨号系统拨打被害人征某的电话,以高回报、低风险、实物保证、资金安全等为诱饵,索要了征某的电话和QQ号码,并将征某的电话和QQ号码交给其所在小组的组长孙丽梅,孙丽梅化名孙静蕾进一步与征某联系,引导征某下载、登录顺祥公司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看行情,并在顺祥公司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开户。征某开户后,陈需要根据其接收的朱华辉、彭武涛发来的所谓的行情图,通知操作部的指导老师,并化名程家杰给征某所谓的技术指导,先行给征某正确的点位,让征某盈利,引诱征某大量投资后,再诱导征某反向操作,通过顺祥公司后台操控,使征某全部亏损。自2014年5月5日至2014年6月5日,征某通过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宿州汴河路支行经顺祥交易平台投入6994326元,支付第三方天津融宝支付平台交易手续费621761元,共计7616087元。朱华辉、彭武涛各自获利40余万元;叶光获利300余万元;陈晨获利60余万元;陈需要获利36万余元;孙丽梅获利9万余元;王玉玉获利8万余元;韩静雅获利4万余元。

原判认为:被告人朱华辉、彭武涛、叶光、陈晨、陈需要、王玉玉、孙丽梅、韩静雅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钱款人民币7616087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朱华辉、彭武涛、叶光、陈需要、陈晨、王玉玉在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但被告人陈晨、陈需要、王玉玉作用相对较轻;韩静雅、孙丽梅在共同犯罪中均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可对其减轻处罚。陈需要、韩静雅、孙丽梅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对其从轻处罚。彭武涛、韩静雅在案发后能主动退赔被害人征某部分经济损失,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朱华辉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二、被告人彭武涛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三、被告人叶光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四、被告人陈晨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五、被告人陈需要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六、被告人王玉玉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七、被告人孙丽梅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八、被告人韩静雅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九、责令被告人朱华辉、彭武涛、叶光、陈晨、陈需要、王玉玉、孙丽梅、韩静雅退赔被害人征某人民币一百三十三万一千一百九十五元。

朱华辉上诉称:请求二审法院结合其二审认罪等情节对其从轻处罚。

朱华辉辩护人辩护称:1、原判认定征某经顺祥交易平台亏损数额不当,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征某亏损6994326元;2、征某支付第三方天津融宝支付平台交易手续费621761元不应计入诈骗数额;3、朱华辉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系从犯。综上,请求二审法院结合朱华辉二审当庭认罪等情节对朱华辉从宽处罚。

彭武涛上诉称:其没有参与经营,如人民法院认定其犯罪,其愿负刑事责任,但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彭武涛辩护人辩护称:1、原判认定征某经顺祥交易平台亏损6994326元数额不当;2、征某支付第三方天津融宝支付平台交易手续费621761元不应计入诈骗数额;3、顺祥公司人员应对征某被骗一案负主要责任,彭武涛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系从犯。综上,请求二审法院对彭武涛从轻处罚。

叶光上诉称:四川顺祥公司应对征某被骗一案承担主要责任,其作为阜阳智多鑫公司的管理人员在该起案件中作用较小,系从犯。综上,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叶光辩护人辩护称:1、原判认定八上诉人构成诈骗罪定性错误,本案应以合同诈骗罪且为单位犯罪对叶光定罪处罚;2、原判认定叶光等人与彭武涛、朱华辉构成共同犯罪证据不足;3、原判量刑过重。综上,请求二审法院结合叶光具有退赃等情节,对叶光从轻处罚。

陈晨上诉称:在征某投资交易期间,其正在推销电动车等其他合法业务。如人民法院认定其构成犯罪,其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系从犯,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陈晨辩护人辩护称:1、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陈晨在阜阳智多鑫公司中职务、工作内容均不清楚,其对诈骗征某一事所起作用较小,应认定为从犯;2、征某支付第三方天津融宝支付平台交易手续费621761元不应计入诈骗数额;3、本案应以单位犯罪对陈晨定罪处罚。4、原判量刑过重。综上,请求二审法院对陈晨从轻处罚。

陈需要上诉称: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陈需要辩护人辩护称:1、本案应以合同诈骗罪且为单位犯罪对陈需要定罪处罚;2、陈需要作用较小,系从犯;3、征某支付第三方天津融宝支付平台交易手续费621761元不应计入诈骗数额;4、原判量刑过重。综上,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王玉玉上诉称:在征某投资交易期间,其不是阜阳智多鑫公司业务部部长,其不应对征某被骗承担刑事责任。原判认定其构成诈骗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同时认为,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到诈骗征某的犯罪事实中,但作为阜阳智多鑫公司的员工,对征某被骗一事应负有责任,如果法院认定其构成诈骗罪,请求二审法院结合其作用较小,认定为从犯,并对其减轻处罚。

王玉玉辩护人辩护意见与王玉玉上诉理由基本一致。

孙丽梅上诉称:其只是执行阜阳智多鑫公司的工作,主观上没有诈骗的故意,其行为不构成诈骗罪。如果人民法院认定其构成犯罪,应以单位犯罪定罪处罚。

孙丽梅辩护人辩护称:本案应以合同诈骗罪且为单位犯罪对孙丽梅定罪处罚,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对孙丽梅适用缓刑或免予刑事处罚。

韩静雅上诉称:其通过正规渠道招聘到阜阳智多鑫公司工作,其不知从事的业务系诈骗犯罪,其行为不构成诈骗罪。

韩静雅辩护人辩护称: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结合韩静雅系从犯、退赃等从轻处罚情节对韩静雅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四川岳池顺祥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祥公司)系王某甲、余某甲、马某甲、高某甲等人(均已判刑)在2013年年底为实施诈骗而设立的公司,他们通过搭建非法电子现货交易平台并发展下线代理商,虚构农产品现货交易,以高额回报为诱饵,在没有农产品实物及实际交易的情况下,诱骗客户投资农产品现货交易,通过后台人为设定虚拟相关农产品现货市场行情,诱导投资客户进行反向操作,使投资客户亏损而从中获利。顺祥公司与天津融宝支付网络有限公司签订支付服务合作协议,依托天津融宝支付网络有限公司结算网络和支付渠道为顺祥公司所属会员提供资金划拨、结算等服务。

2014年3月,上诉人朱华辉、彭武涛在福建省福州市一小区内租房合伙经营网络投资现货交易,在明知顺祥公司实施诈骗犯罪的情况下,与顺祥公司取得联系,成为顺祥公司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的一级代理。2014年4月,朱华辉、彭武涛联系了阜阳智多鑫公司的上诉人陈需要,发展了上诉人叶光和陈晨于2014年2月21日合伙注册设立的阜阳智多鑫公司成为顺祥公司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的二级代理。其中,叶光任阜阳智多鑫公司的总经理,并安排陈晨为法定代表人、副总经理。叶光、陈晨联系朱华辉、彭武涛及顺祥公司,约定了对被骗客户亏损资金的分成比例,即顺祥公司获利(即客户亏损资金)15%,彭武涛、朱华辉获利15%,叶光、陈晨经营的阜阳智多鑫公司获利70%。叶光负责阜阳智多鑫公司全面工作,组织成立该公司业务部、行政部、操作部等几个部门;陈晨负责给有投资意向的人员办理开户及公司的后勤工作;陈需要任阜阳智多鑫公司操作部部长,负责与朱华辉、彭武涛联系,接收来源于顺祥公司的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行情,发送给操作部的员工并给投资客户提供技术指导;上诉人王玉玉曾任阜阳智多鑫公司业务员,负责电话联系客户、为客户开户等工作,后任该公司业务部部长,负责管理业务员等工作;上诉人孙丽梅任阜阳智多鑫公司业务部小组长,负责带领其业务组的人员拨打客户电话,获取客户资料,并将有投资意向的客户资料交给操作部;上诉人韩静雅系阜阳智多鑫公司业务员,通过阜阳智多鑫公司显示上海号码的电话自动拨号系统在全国范围内广泛联系曾投资股票、现货或期货而又不在阜阳市本地的特定人群,以高回报、低风险、实物保证、资金安全等为诱饵,向客户索要电话号码、QQ号码,介绍理财产品等,并留下有投资意向的客户电话或QQ号等,将资料交给组长孙丽梅。

2014年5月5日,韩静雅通过阜阳智多鑫公司电话自动拨号系统拨打宿州市被害人征某的电话,以高回报、低风险、实物保证、资金安全等为诱饵,索要了征某的电话和QQ号码,并将被害人征某的电话和QQ号码交给孙丽梅,孙丽梅化名孙静蕾进一步与征某联系,引导征某下载、登录顺祥公司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看行情,并在顺祥公司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开户。征某开户后,陈需要根据其接收的朱华辉、彭武涛发来的所谓的行情图,通知操作部的指导老师,并化名程家杰给征某所谓的技术指导,先行给征某正确的点位,让征某盈利,后引诱征某大量投资,再诱导征某反向操作,通过顺祥公司后台操控,致使征某投资亏损。自2014年5月5日至2014年6月5日,征某通过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宿州汴河路支行经顺祥交易平台投入的6994326元全部亏损,另支付第三方天津融宝支付平台交易手续费621761元。朱华辉、彭武涛各自获利40余万元,朱华辉将该款交给其女朋友吴某甲,吴某甲存到其银行卡上;叶光获利300余万元,并将该款用于炒股和交给其妻子倪某保管;陈晨获利60余万元;陈需要获利36万余元;孙丽梅获利9万余元;王玉玉获利8万余元;韩静雅获利4万余元。

2014年6月初,因担心被害人征某报案,顺祥公司将顺祥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关盘”。彭武涛、朱华辉通知叶光、陈需要、陈晨等人销毁了纸质的客户材料和电脑硬盘等。

另查明,征某于2014年7月15日向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报案。公安机关于当日扣押朱华辉白色“奔驰”牌轿车1辆(吴某甲名下)、人民币62万元;扣押彭武涛“宝马”牌轿车1辆(余某乙名下)、人民币43万元;扣押陈晨人民币42.09万元、“奇瑞”牌轿车1辆;扣押陈需要人民币9.8万元、“奇瑞”牌轿车1辆;扣押叶光妻子倪某人民币339.92万元及叶光“纳智捷”牌轿车1辆;扣押孙丽梅人民币8.65万元;扣押王玉玉人民币8.18万元;2014年7月17日扣押叶光空调7台、“爱萌”牌电动车20辆;征某从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领取共计513.64万元,领取总评估鉴定价为36.8784万元的空调7台、“爱萌”牌电动车20辆、台式电脑51台、笔记本电脑11台、抽片式服务器3台;2015年3月19日,韩静雅退赔征某经济损失4.4万元。

本案一审期间,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对叶光在华泰证券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叶光账户上的31万元予以冻结。彭武涛在征得车辆所有人余某乙的同意后,自愿用余某乙所有的鉴定价格为394156元的“宝马”牌轿车抵付给征某;叶光自愿用被扣押的鉴定价格为221397元的“纳智捷”牌轿车抵付给征某;陈晨自愿用被扣押的鉴定价格为47293元的“奇瑞”牌轿车抵付给征某,陈需要自愿用被扣押的鉴定价格为72862元的“奇瑞”牌轿车抵付给征某。征某于2016年2月22日将以上评估鉴定总价格为735708元的车辆从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领走,共挽回经济损失6284892元,并对彭武涛、叶光、陈晨、陈需要的行为表示谅解。

本案二审期间,王玉玉亲属代为退赔征某经济损失10万元,孙丽梅、韩静雅亲属代为退赔征某经济损失各1万元。征某对王玉玉的行为表示谅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一、书证

(一)征某中国工商银行牡丹灵通卡《账户历史明细清单》证明,2014年5月5日至2014年6月5日,征某通过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宿州汴河路支行经顺祥公司交易平台投入资金的情况。

(二)《支付服务合作协议(现货交易市场)》证明,2014年1月9日,天津融宝支付网络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甲与顺祥公司法定代表人高某甲签订支付服务合作协议(现货交易市场),依托天津融宝支付网络有限公司结算网络和支付渠道为顺祥公司所属会员提供资金划拨、结算等服务。出金、入金均按照5元/笔支付服务费。协议期限一年。

(三)《席位代码90136059顺祥账单》证明,征某于2014年5月5日至同年6月5日,经顺祥公司交易平台亏损6994326元,另产生交易费用621761。

(四)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扣押物品清单证明,公安机关扣押各上诉人所有的车辆、现金等财物的情况。

(五)收条四张证明,2014年8月1日,征某从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领走现金200万元,从宿州市公安局领走现金313.04万元,2015年3月19日从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检察院领走现金4.4万元,征某共计领回人民币518.04万元。

(六)领条二张证明,2015年9月1日,征某从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领回空调7台、电动车20辆、台式电脑51台、笔记本电脑11台、抽片式服务器3台;2016年2月22日,征某从该局领回将扣押车辆等情况。

(七)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刑警大队出具情况说明证明,叶光在华泰证券公司有价值30余万元股票的情况。

(八)私营企业基本注册信息及任免决议证明,陈晨于2014年2月21日任阜阳智多鑫公司法定代表人,股东叶光,注册资本10万元。

(九)余某乙书写的申请书证明,其自愿用所有的“宝马”牌轿车代彭武涛抵付给征某,用于赔偿征某经济损失。

(十)陈需要书写的申请书证明,陈需要自愿用被扣押的车辆抵付给征某。

(十一)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冻结令证明,该院于2015年10月29日对叶光在华泰证券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叶光账户上的31万元予以冻结。

(十二)《谅解意见书》四份证明,征某书鉴于叶光、陈需要、陈晨、彭武涛主动退赔其经济损失,对他们的行为表示谅解。

二、宿州市价格认证中心宿价证鉴(2015)2号《关于涉案的电脑、空调、汽车等物品的价格鉴定结论书》证明,宿州市价格认证中心对征某被骗涉案的电脑、空调、汽车等36个品名的物品进行实物勘验。其中,立柜空调7台鉴定价格21056元、电动车20辆鉴定价格23.7万元、台式电脑51台鉴定价格9.26万元、笔记本电脑11台鉴定价格18128元、“宝马”牌轿车鉴定价格394156元,“纳智捷”牌轿车鉴定价格221397元,“奇瑞”牌轿车(陈需要所有)鉴定价格72862元,“奇瑞”牌轿车(陈晨所有)鉴定价格47293元。

三、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及现场拍照证明,侦查机关对位于阜阳市颍州区温州街一号楼五楼的阜阳智多鑫公司进行勘查的情况。

四、证人证言

(一)孙某证明,阜阳智多鑫公司主要从事金融投资,有白银现货、农产品现货、电瓶车销售等项目,公司代理的农产品有“顺祥”、“广元”等。他们的工作就是用自动外呼座机,与客户进行联系,向客户推荐他们公司的产品。如果客户有兴趣,他们就向客户索要QQ号码,将农产品平台的相关资料及看盘软件通过QQ发给客户,让客户下载看盘软件。经理每天会将行情走向发给客户,让客户关注。如果客户发现市场行情与他们提供的一致,便会产生兴趣,他就将客户的联系方式交给经理,经理向客户索要银行卡和身份证号为客户开户,客户就可以在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经理会将客户的联系方式交给指导老师,由指导老师继续跟进。一般情况,客户在初期只会投入少量的资金,指导老师为了让客户相信,会把第二天的信息提前告诉客户,客户按照提供的信息,买涨或买跌,都会挣钱,后期客户会投入更多资金,他们指导老师有意跟客户说相反的信息,一次性将客户的资金亏掉。客户亏损越大,他们替老板挣得钱越多,提成也就越多。

(二)刘某甲证明,他是2014年年后到阜阳智多鑫上班的,叶光是老板,吴某乙负责开会培训,王玉玉负责指导业务,陈晨负责后勤,陈需要是操作部的负责人,王玉玉和丁某乙同时负责他们组的业务。他刚到公司时,叶光对他进行培训,主要内容就是教他如何给客户打电话推销投资产品,客户有兴趣的话,他就会向客户要QQ号码,然后他会通过QQ跟客户继续联系,给客户发送他们公司的网址以及看盘软件的客户端。如果客户有兴趣就会在他们的网站上开设交易账户,后面的工作主要就是指导教师的工作范畴。他们公司是个骗钱的公司,在开始时客户按照他们的指导去交易,能赚到小利润,这一步他们叫做“送金”,客户赚些钱后对投资更加感兴趣,然后他们操作部再鼓励客户投入更多的钱。陈需要是操作部负责人,一旦客户投入的资金多了,操作部就故意向客户提供相反的涨跌信息,让客户的投资全部亏损。他们公司操作部人员、业务员等人就按客户亏损的钱获得提成。客户投资多少,公司操作部能看到,上线福建公司和四川公司也能看到。陈需要和福建公司“林刚”、四川公司“杨总”通过QQ、电话联系,他们这边有客户的大额投资就被“杀盘”。福建、四川上线公司会提前5到10分钟把大盘涨跌的信息发给陈需要,陈需要再安排他和孙某、李某甲指导客户交易,客户如果按照他们的指导去买卖就会亏损。

(三)李某甲证明,她在阜阳智多鑫公司工作,该公司就是一家诈骗公司,公司的负责人是叶光和陈晨,王玉玉是业务经理。她的工作职责就是在办公室里给客户打电话,介绍他们公司的理财产品,让客户进入他们的交易平台进行投资。公司有网络自动拨号器不停地向外拨号,如果客户感兴趣,他们就要求客户留下QQ号等联系方式,然后他们将客户的资料交给指导老师,由指导老师再去和客户沟通。2014年,他们公司开始做农产品和白银现货交易,她负责拿到客户的开户资料之后,指导客户下一步进行三方托管,并将陈需要给他们的“送金行情”发给客户。先期客户按照他们提供的点位信息可以赚一些钱,一周后,他们会让客户投入更大的资金,这时他们就会给客户相反的情报,客户的钱就会亏损,客户亏损的越多,他们赚的就越多。

(四)丁某甲证明,2013年3月份,她应聘到阜阳智多鑫公司工作,老板是叶光。她的工作内容就是以上海久富基金名义给客户打电话,介绍他们公司的农产品。如果客户有投资意向,就会向客户要QQ号,然后把信息反馈给组长,由指导老师再去和客户沟通。2014年3月份以后,她只负责给客户开户,剩下的流程就由业务经理王玉玉以及操作部的人员负责。如客户投了大量的资金,他们就会把客户资金亏损掉。公司的行情图是陈需要发给他们的。同年6月份,叶光或者陈需要曾说顺祥农产品业务不做了,让他们把笔记本资料都上交。

(五)胡某证明,他是2014年1月份到阜阳智多鑫公司上班,老板是叶光。公司有30多个员工,经理王玉玉,指导老师陈需要。他做组长的时候负责加QQ,发点位,指导五六个组员,做业务员的时候,负责打电话联系客户。指导老师把产品价格走势发到他们的QQ群,他们再发给客户。客户从银行账号转钱到交易账号,然后就可以用交易账号购买他们的产品。指导老师陈需要、刘某甲会绑定客户U盾后,带着客户去操作支付或转账的业务,一般在客户操盘的第一天就能盈利,后指导老师会让客户增加资金,然后指导老师会提供错误的信息,让客户亏损。陈需要、刘某甲会绑定客户U盾后,带着客户去操作支付或转账的业务。

(六)齐某证明,她于2014年3月份成为阜阳智多鑫公司话务员,每天就是给客户打电话,吸引有意向的客户投资。公司的负责人是叶光,陈晨是副总,王玉玉是总监。她和胡某、丁某甲、孙丽梅四人是代理组长,分别带领几个话务员,另外公司还有操作部,操作部有陈需要、孙某、李某甲等人。2014年5月份,公司运营的是顺祥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由陈晨负责安排开户,陈需要在QQ群里发行情,客户按照送金行情买是挣钱的。当客户尝到甜头后,他们就按照指导老师的安排跟客户联系,让客户继续投资、多投资。如果客户追加投资就会亏很多钱。他们发给客户的行情指导就是农产品的名称、大盘的价格走向以及购买建议。最近,话务员韩静雅有一个客户单次的入金量就是两百万元。

(七)时某证明,她是2014年2月到阜阳智多鑫公司上班,公司通过网络和电话联系有投资兴趣的人经营投资理财类业务。该公司有叶光、陈晨、陈需要等三十多人,叶光是老板,王玉玉是经理负责管理组长。组长有胡某、丁某甲,孙丽梅,齐某,张某乙,其余都是业务员。她的工作就是每天打电话给客户,问客户要QQ号码,然后把感兴趣的客户的QQ号交给组长齐某,组长给客户发看盘软件,然后想办法让客户开户,待增加投资后,操作部再让客户亏损。

(八)刘某乙证明,他是2014年的5月到阜阳智多鑫投资公司上班,该公司主要从事金融投资,公司的老板是叶光,公司还有操盘部门、业务部门。他的工作内容是打电话给客户,让客户了解他们的产品,然后让客户进行投资,叶总时常会给授课,讲解推销技巧,组长教他们如何哄骗客户让客户进行投资,如果客户问他们是哪个公司,就告诉客户是上海久富基金。话务员搜集客户的QQ号码,然后把QQ号码交给组长,组长再和客户进行交流,让客户在顺祥交易平台进行开户,后把客户的资料交给操作部。阜阳智多鑫公司是一个骗钱的公司,该公司通过所谓的交易平台控制着电子现货行情的涨跌,通过行情涨跌来控制客户的收益和盈亏,开始先给客户一些甜头,让客户赚些小钱,然后再哄客户投资金,最终再把客户大量的资金给套走。2014年五六月份,他在业务部的黑板上看到有一个客户投资200多万元。

(九)刘某丙证明,他是2013年11月份到阜阳智多鑫公司工作。公司老板是叶光,负责全面的,陈晨在办公室负责财务,给他们发工资,王玉玉是业务区组长,胡某、齐某、孙丽梅、丁某甲、张某乙是副组长,刘某甲、陈需要是操作部的人,其余的都是话务员。

(十)李某乙证明,他是2013年12月份在阜阳智多鑫公司从事白银分析,他主要负责给业务员讲解白银交易的知识。王玉玉负责农产品交易业务区,陈需要负责农产品交易,陈晨是搞行政的。还有一些话务员负责向客户要QQ,然后把QQ号码交给组长,组长再和客户进行交流,客户在顺祥交易平台开户后,组长把客户资料交给操作部,操作部的人对客户进行正确指导,让客户尝点甜头,等客户上当后,他们就会以多赚钱为由,让客户大量投资,然后反向推荐行情,把客户的钱赚走。孙丽梅、齐某、丁某甲、胡某、王玉玉是小组长,负责拉客户进平台,陈需要等人是操作员,主要负责给客户指导,骗客户的钱。他们都知道这是诈骗行为。阜阳智多鑫公司是二级代理商,他们和一级代理商有协议。

(十一)张某丙(张某乙)证明,她是2013年11月底到阜阳智多鑫公司工作,公司叶光是总经理,陈晨在公司负责很多事情,业务经理是王玉玉。他们公司有网络自动拨号器,不停地向外拨号,她的工作内容就是给客户打电话,介绍他们公司的理财产品,如果客户感兴趣,就会留下客户的QQ号码,然后将客户资料交给指导老师陈需要、刘某甲,由指导老师再和客户沟通,让客户开户并向他们的网上交易平台投资。指导老师引导客户先投入小笔资金,待客户赚了一些钱就让客户筹集大笔资金投入,客户投入更多资金后,公司就会给客户假情报,让客户亏损。客户亏损就是他们公司盈利,客户亏损得越多,他们赚得越多。公司的行情图是陈需要发给他们的,韩静雅曾联系一个客户入金量是200万元,韩静雅和孙丽梅都拿了提成。

(十二)张某丁证明,他是2014年的2月17日到阜阳智多鑫公司上班,公司主要从事金融投资、农产品现货交易。她的工作是打电话给客户,让客户了解他们的产品,然后让客户进行投资。公司大约有30人左右,老板叫叶光。他们业务员通过电话联系客户,把客户QQ号交给经理,经理将农产品平台的相关资料及看盘软件通过QQ发给客户,让客户下载看盘软件,每天还发送行情走向给客户。经理向客户索要银行卡和身份证号开户后,客户就可以在交易平台上交易。前期客户在组长和操作手的推荐下都会盈利,后期等客户大量投入资金后,就会亏损。韩静雅做成两个大单子,2014年5月,一个客户投资20万元,韩静雅提成4000元,6月份的时候,一个客户投资205万元,韩静雅提成约5万元。

(十三)程某证明,2014年5月,她到阜阳智多鑫公司公司上班,公司的老板是叶光、陈晨,叶光负责培训、管理、发工资,陈晨负责后勤,组长负责管理业务员,业务员负责电话联系客户,组长负责给客户发看盘软件和盈利截图,以低风险高回报引诱客户在交易平台注册和投资公司做的投资理财类的业务。前期,客户会有盈利,待客户加大投资就会亏损。韩静雅一次领取了4万多元,孙丽梅提成3万多元。叶光说韩静雅的客户在顺祥交易平台投资200多万元,后续还会投资。

(十四)范某证明,她于2014年3月底到智多鑫公司上班。该公司是一个诈骗公司,她从事农产品的第一个组长是孙丽梅,后来的组长是王玉玉。业务部就四台电脑,王玉玉、孙丽梅、丁某甲、胡某四个组长一人一台。公司通过一个所谓的交易平台来控制行情涨跌,继而控制客户盈亏。他们先给客户一些甜头,让客户赚些小钱,然后再哄客户加大资金,最终再把客户的资金套走。操盘手导师由陈需要、刘某甲,还有一个总监王玉玉,有时候客户向他们提出问题,他们不知道如何回答,就去找王玉玉解决。她们都是以上海久富基金名义进行电话销售。

(十五)刘某丁证明,她是2014年3月份到阜阳智多鑫公司上班,老板是叶光。她是业务员,负责推销公司代理的农产品和问客户要QQ号码。他们公司有网络自动拨号器不停向外拨号,业务员负责接电话,介绍投资理财产品,如果客户对此感兴趣,他们就会留下客户的QQ号码,然后将客户的资料交给小组长,由小组长再和客户沟通。从她去公司一直在做顺祥农产品现货等投资理财业务,因叶光告诉他们不要给阜阳的人打电话,不做阜阳的业务,如果客户问公司的名称和地址,就说他们是上海久富基金,地址就给他们发上海的地址,她有点怀疑这家公司是诈骗公司,但叶光每天都给他们开会,说公司是正规的。

(十六)姚某证明,她是2014年3月中旬到阜阳智多鑫公司工作,主要是打电话向客户推荐农产品和白银买卖相关的理财业务。公司负责人叫叶光,她是业务员。她的组长是张某乙,操作部的陈需要和刘某甲先期让客户尝尝甜头,在多次小利益的引诱下再指导客户大笔资金错误方向购买跌涨而从中获利。

(十七)白某证明,她于2014年3月1日到阜阳智多鑫公司上班,公司老板叶光,总监王玉玉,农产品的指导老师有陈需要等人,小组组长孙丽梅等人,组员有韩静雅等人,业务员负责电话或网络联系客户,组长负责以低风险高回报引诱客户在交易平台注册和投资。她做过“顺祥”农产品业务,开始他们会让客户盈利以得到客户信任,然后让客户加大投资再让客户亏损,所以客户不可能盈利。

(十八)刘某戊证明,她是2014年3月7日到阜阳智多鑫公司上班,他们做的农产品平台是顺祥、广元嘉德宝。业务区负责人王玉玉给她话术单,她接听电话按话术单介绍公司情况、农产品现货投资情况,对方有意向就留QQ号给她,她就把QQ号交给业务组长胡某。2014年5月份,韩静雅做农产品投资提成六万多元。

(十九)张某戊证明,她于2014年4月到阜阳智多鑫公司工作。该公司有叶光,陈晨,陈需要、王玉玉等是操作组的。小组长有孙丽梅等人。他在阜阳智多鑫公司的工作就是每天打电话给客户,问客户要QQ,然后把要到客户QQ号码给小组长,小组组长给客户发看盘软件,然后想办法让客户开户,客户开户以后会继续让客户增加投资,最后再让客户亏损。

(二十)丁某乙证明,阜阳智多鑫公司做“顺祥”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老板是叶光。他在公司主要负责给业务员讲解白银交易知识。“顺祥”农产品就是一个虚假的交易平台,公司的运营是话务员接电话联系客户,留下客户QQ号码并交给组长;组长和客户交流,客户开户后,把资料交给操作部,操作部对客户指导,让客户先尝点甜头赚点钱,专业术语叫“送金”,客户上当后,让客户大量投资。阜阳智多鑫公司是二级代理商。该公司通过一个所谓的交易平台控制行情涨跌,继而控制客户盈亏。

(二十一)沈某证明,她是2013年11月份到阜阳智多鑫公司上班,她的主要职责就是打电话向不知情的人推荐他们公司的理财产品。她通过公司的电话获得客户QQ号后就交给组长,第一个客户交给王玉玉的,第二个交给胡某,2014年5月份她转做白银现货业务。2014年6月,她不再是农产品交易平台的话务员,开始跟白银平台的负责人丁某乙做白银交易,她有什么问题就去问丁某乙和王玉玉。

(二十二)高某乙证明,他是2014年的3月27日到阜阳智多鑫公司工作,公司大约有30人左右,公司老板叫叶光,公司主要做电话营销业务,他属于业务部门,业务部门有20多人,组长王玉玉让他按照公司提供的电话号码接打电话,寻找有投资意向的客户,还教他们怎么哄骗客户到公司的交易平台投资。叶光时常会给他们授课,讲解推销技巧。公司通过一个所谓的交易平台控制行情和客户盈亏。客户起初能赚些小钱,待客户加大资金,他们就把客户资金套走。他电话联系的客户QQ号码、电话都记录在本子上,本子被叶光于2014年6月份收走了。

(二十三)倪某证明,她丈夫叶光在2014年7月的一天中午,带回家约170万元现金,她知道这笔钱是非法所得的赃款,叶光通过招收话务员打电话给客户,让客户在网上投资白银、农产品之类的生意,然后叶光收取巨额的手续费。叶光是公司老板,她认识王玉玉、齐某、丁某甲、李某甲、陈晨、陈需要。陈晨负责外勤,王玉玉是业务经理,管理一些业务员。齐某、丁某甲、李某甲是业务员。2014年7月份,叶光还借给叶某100万元,借给叶成林10万元。叶光在2014年前还花20多万元买了一辆汽车。

(二十四)王某乙证明,2014年3月份,他到阜阳智多鑫公司上班,公司老板叶光,经理王玉玉。阜阳智多鑫公司是通过网络和电话联系有投资兴趣的人,做投资理财类的业务。他从事的是“顺祥”农产品和白银类业务,他是业务员,工作任务就是电话联系客户,将客户QQ号码交给组长,组长再给客户发资料,劝客户投资。他们公司最大的一笔业务是韩静雅做的,客户投资100多万元。

(二十五)刘某己证明,她是2014年6月15日到阜阳智多鑫公司做话务员,公司老板是叶光,王玉玉是业务经理,管下面的小组长,组长管话务员。公司没有农产品,叶光说给客户打电话就是让客户投资。6月份,孙丽梅拿了3万元提成,她的提成也是做农产品拿的。

(二十六)马某乙证明,她是2014年3月底到阜阳智多鑫公司上班,她只负责考勤和购买物品,她曾用叶光的银行卡给孙丽梅和王玉玉转过钱。

(二十七)余某乙证明,她是彭武涛的妻子,彭武涛共给她三四十万元,彭武涛说是做生意挣的钱。他们有一部“宝马”牌520型轿车,价格40多万元,她不清楚彭武涛买车的钱从哪来的。

(二十八)吴某甲证明,朱华辉是她男朋友。她交出的六部手机、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本日记本都是朱华辉联系客户用的,朱华辉一共给过她62万元,这些钱她都存到银行了,她不知道朱华辉的钱是哪来的,朱华辉只说是做生意挣的钱。

(二十九)马某甲证明,高某甲是顺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真正的老板是王某甲,该公司是在他们以前经营的荞缘公司被迫关掉后,为了继续经营网络诈骗业务而制造出来的一个外壳。顺祥公司在网上交易的品种有胭脂萝卜、朝天核桃等,顺祥公司运营的时候,他们使用的是天津融宝作为第三方支付平台,客户损失的钱,按照交易系统的操作,通过融宝交易平台直接汇到代理商的账户上,顺祥公司在福建有一个比较大的代理商,老板叫林总,林总的业务做得很好。“顺祥”交易平台是2014年6月份关掉的,他听说有一笔业务一次就骗了客户三百多万元,这样很容易引起客户报警,太危险,就把平台关掉了。

(三十)余某甲证明,顺祥公司是2014年4月份成立,主要业务是农产品胭脂萝卜、朝天核桃。他们公司在福建发展的代理商是一个自称林总的二十来岁小伙子,他和林总有过电话联系,林总的业务做得不错。

(三十一)高某甲证明,重庆的王某甲、余某甲、袁某等人在网上以投资交易为名进行骗钱注册投资公司,他们分别成立了裕耕、荞缘、顺祥等公司,他是顺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顺祥贸易成立以后,业务就是网上农产品交易,发展代理商,吸引客户投资。具体的业务品种有党参、松竹茶、朝天核桃、胭脂萝卜、杜仲和龙安柚。其实不管叫什么品种,都是一个哄人的借口,大家根本见不到这样东西。顺祥公司向下发展了多少代理商他不太清楚,他知道顺祥公司在福建发展了代理商,做的是朝天核桃、胭脂萝卜等品种。他们的利润来源是吸引客户投资,然后在客户交易过程中,通过交易账户影响市场价格的波动,造成客户亏损,客户亏损的资金就是他们的盈利。

(三十二)刘某庚证明,阜阳智多鑫公司是2013年3月成立的,他是法人,股东有叶光,公司有业务部、操作部、公司业务是代理电子交易,也就是雇人打电话,为交易平台推销现货白银投资。阜阳智多鑫公司有机器会自动批量拨号,号码是公司从网上购买的。他因涉嫌诈骗于2014年8月1日被温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五、被害人征某陈述,2014年4月份以来,他多次收到一名叫孙静蕾的营销员的宣传电话,孙静蕾自称为上海久富基金公司营销员,该公司代理顺祥贸易网现货交易平台的两种农产品现货,孙静蕾说他们公司团队实力强大,投资门槛低,这两种农产品现货投资收益大。他产生投资意向后,孙静蕾就通过QQ发给他一个交易软件,通过这个交易软件进入顺祥贸易网交易平台进行现货交易,孙静蕾给他介绍一个指导老师叫程家杰,程家杰为他注册号交易账号90136059。他进入交易平台买卖农产品现货一段时间后,发现这是个黑平台,他投入大额资金,对方通过交易软件可以看到,然后人为操作交易让他亏损,他一共亏损了760多万元。按照孙静蕾和程家杰的指导,他在现货市场上的交易资金都是从他的工商银行账号通过融宝支付软件转到交易账号90136059上。

六、上诉人供述与辩解

(一)朱华辉供述,2014年3月份,彭武涛找他提出和他一起做网络投资现货,他同意了。次月,他们通过QQ联系了重庆公司余总,余总为他们提供了顺祥公司的平台,让他们依托顺祥公司做网络现货投资。重庆的公司还告诉他们可以发展二级代理商拉客户投资,然后通过人为压低现货价格来迫使投资人不断加大投资,一旦投资人资金无法继续投入就对投资人的账户强制爆仓,把投资人的钱吃掉来赚钱。他和彭武涛在福州市梅峰路左海帝景小区租了办公室,购置了两台电脑聘请了三个员工开始在网上不停搜索QQ号码,然后宣传顺祥贸易公司。在平台中他和三个员工负责操盘,他们又投入一部分钱到这个平台进行运转,他占55%的股份,彭武涛占45%股份。2014年4月份,他们发展了阜阳智多鑫公司为二级代理商,二级代理商的负责人一个叫叶光,一个叫陈总。他告诉叶光、陈总他叫“林刚”。没多久,陈总和叶光就拉了一个叫征某的投资人进行现货交易,征某投入了几十万进入交易平台,顺祥公司就不断地人为压低现货价格迫使征某不断投资,征某一共投入资金有七八百万,后来可能是征某的资金跟不上了,被强制爆仓了。顺祥公司获利15%,二级代理商获利70%,介绍二级代理商的中间人获利3%,他和彭武涛获利12%。每次提成都是顺祥公司扣除15%利润后,把剩余获利转入他和彭武涛的账户,他们再将利润转给二级代理商,骗征某他和彭武涛一共获利80多万元。余总分几次把钱汇给他的工商银行卡和建设银行卡,这些银行卡是他在网络上买的,账号和户名他都不记得了,钱汇来后他和彭武涛一起提现,然后他俩按比例分的,银行卡被他扔了。他的钱存在他女朋友吴某甲的银行卡上,做网络投资平台的电脑被彭武涛收起来了。顺祥公司教他们如何操作,如何发展客户,如何盈利。他们接收顺祥公司发送的大盘分析信息,再转发给阜阳智多鑫公司,他与阜阳智多鑫公司陈总联系,转给该公司约500万元利润。到2014年6月,顺祥交易平台关闭了,顺祥公司让他通知阜阳智多鑫公司把数据销毁。林刚、小林是他的网名,彭武涛叫林总。

(二)彭武涛供述,2013年年底,他和朱华辉在福州市合伙给四川顺祥公司做网上代理。他们通过客户亏损赚钱,客户投资的钱都会汇入顺祥公司合作的融宝交易平台,因为他们属于顺祥公司的代理商,顺祥公司在赚取客户钱后,会给他们提成,他们从中获利一部分后再将剩余利润转给他们的下线代理商。因为顺祥公司可以控制网站上产品的价格及涨跌,这样就可以骗客户的钱。他们通过打电话开发客户,如果客户有投资意向,他们会告诉客户他们的网站交易平台可以赚钱,客户在他们的交易软件上投资的时候,他们刚开始都会让客户赚钱,等客户投资更多的钱财后,顺祥公司就不再让客户赚钱,而是通过控制交易软件上的产品价格及涨跌,骗取客户资金。顺祥公司杨总每天都会通过QQ和他联系,每周都会“杀掉”客户,每次准备“杀掉”客户之前,杨总都会问他是否有客户要被“杀掉”,他说有,顺祥公司就会发错误的交易信息给他,再让他转发给要被“杀掉”的客户,客户按照他们发的信息操作就会亏钱。因为这个大盘的涨跌都是顺祥公司操作的,这个平台本身就是假的,所以能赚到客户的钱。杨总会把“杀掉”的客户的钱按事先说好的比例返还到业务员的银行卡上,业务员扣掉提成后把剩下的钱打到他建设银行的卡上,他、朱华辉和阜阳智多鑫公司、四川顺祥公司诈骗,实际操作都是朱华辉以“林刚”的名义操作的,顺祥交易平台是一个诈骗平台,朱华辉是一级代理商,阜阳智多鑫是二级代理商,朱华辉从顺祥公司拿到走势发给阜阳智多鑫公司,指导阜阳智多鑫公司进行操作。他们和四川顺祥公司、阜阳智多鑫公司合作有二三个月。

(三)叶光供述,2014年3月份,他在阜阳市成立智多鑫投资公司,陈晨为公司的法人代表,他给了陈晨百分之二十的股份。2014年4月份,他们开始做顺祥购销交易平台,联系顺祥公司是通过福建方联系的,四川顺祥公司是搞诈骗的,最早是陈需要在网上联系的顺祥交易平台,陈需要说十倍的杠杆比例,风险很大,他就默许了。林刚把顺祥购销交易平台的软件发给陈需要,后陈需要负责在公司维护运营这个交易平台,后期他也和林总洽谈交易平台。他们的上级就是林总,平台操作等相关事宜都是找林总。具体的操作都是陈需要操作的,盈利的钱都是打到公司账户上。他是老板,负责公司整体经营,陈晨负责员工工资及一些杂账,陈需要负责开户客户的技术指导,将开户客户后期操作的问题以及行情趋势预测给客户,并让客户慢慢加大投资,其他话务员就是负责打电话招揽客户,话务员大多是夸大其词,尽量让客户有兴趣投资。征某这笔业务是业务员韩静雅联系的,然后在孙丽梅那里开户,陈需要是征某的技术指导。杀客户就是客户投入大笔资金的时候,技术指导和平台管理联系获得“点数”,再把此信息提供给客户,大笔资金一旦进入交易平台,平台操作员就通过后台操作,让该笔资金的损失达到60%-70%,客户损失的资金就成为公司获利。征某的事出来之后,他觉得征某亏损太多,就联系了林刚,让上线返还征某一部分钱。上线说有人报案了,让他们把纸质的客户材料和电脑硬盘都处理掉,他和陈需要把纸质的材料都给扔了,电脑硬盘被陈晨拿走处理掉了。他们公司大部分业务员应该不知道他们诈骗的事,他、陈晨、陈需要和部分业务员知道。

法院审理期间,其供述,孙丽梅、韩静雅、王玉玉均是听他安排工作,对公司运作的其他方面均了解不多,王玉玉是2014年6月初任的业务组长,之前是吴某乙,吴某乙走了以后按照吴某乙的提成比例将获利给了王玉玉。

(四)陈晨供述,他和叶光是同学,2013年2月份,叶光让他到阜阳智多鑫公司工作,当时还有刘某庚。同年3月份,刘某庚和叶光闹矛盾,刘某庚就不干了,叶光安排他成为将阜阳智多鑫公司法定代表人,叶光实为老板,叶光给他公司20%的股份。他们公司是诈骗性质的公司,他们公司主要是吸引客户参与一些项目的投资,客户投资以后,他们前期都会让客户得到一部分盈利,客户拿到盈利以后,他们就会要求客户追加投资,客户一旦多投资,他们就会让客户亏损,这个亏损的钱就成了他们公司的盈利,客户亏损得越多,他们公司挣得就越多。现在公司(2014年7月15日)有王玉玉任业务部经理(管理全部话务员),陈需要任操作部经理(指导老师),孙某、李某甲、刘某甲是操作部业务员(指导老师)。齐某、丁某甲、胡某、孙丽梅、张某乙是组长(专门负责带话务员),其他还有二十多个话务员。他负责结算员工工资,陈需要先核算好每个指导老师负责的客户的客损情况,然后陈需要根据客损情况定好每个指导老师的提成,他把工资算好以后交给叶光过目,叶光再交给他核算。话务员通过电话向客户介绍农产品现货交易,得到客户联系方式后交给组长,组长再和客户联系,要求客户提供身份证和银行卡照片。组长拿到这些信息以后交给他,他再把身份证和银行卡的照片传给顺祥交易平台的客服,在天津交易所给客户开户。后组长再把客户信息交给操作部人员,操作部人员和客户联系,推荐一些顺祥现货交易平台上的产品。操作部人员推荐的产品在前期肯定赚钱,待客户加大投资,指导老师就会按照客户投资的多少考虑是继续让客户赚钱还是把客户资金“做掉”。客户亏损金额的70%是他们公司赚的利润。交易平台“做掉”的“乐哥”(征某),是陈需要和孙丽梅做成的。顺祥现货交易平台把做掉客户的资金留下30%,70%资金汇到叶光个人账户。因为他和叶光的关系,他在这个公司有20%的股份,叶光给了他60万元的分红。2014年5月,叶光还给了他4万元。钱被他用于盖房子,借给他人做生意了。有的业务员知道公司是骗人的,有的不知道。

法院审理期间,其供述,王玉玉担任业务部部长时间不长,刚上任不久该案案发,之前一个叫吴某乙的是业务部部长。

(五)陈需要供述,阜阳智多鑫公司就是让客户在他们代理的平台投资,然后赚客户钱的公司。叶光是总经理,陈晨负责公司的日常采购,他和刘某甲、李某甲、孙某负责技术指导,他是组长,齐某、丁某甲、孙丽梅和胡某负责开户,王玉玉负责管理所有的业务员和开户员。他主要负责技术指导,就是业务员联系上客户,客户有意向投资他们代理的平台,并在平台开户,他就开始对这些已经开户的客户进行操作和投资的指导,有时候叶光也对客户进行技术指导。开户员把开户的客户资料交给他,他用QQ或者电话与客户沟通,先通过QQ把平台的安装程序发给客户,接着对客户进行操作指导。他们指导客户在平台上先少赚一点钱,等客户开始信任他们,就逐步让客户加大投资金额,当客户投入一定金额他们就联系平台操作人员把客户资金“杀掉”。上家林刚介绍他负责操盘工作,他接收林刚发来的行情图,并把行情图发到公司群里,公司的指导老师、业务经理都能看见,当上家认为可以“杀掉”客户时就给他们发行情,他们把行情发给客户,客户按照他们发的信息操作,然后林刚给客户提供相反方向操作,这样客户的钱都进入顺祥公司,客户就亏损了。就是说什么时候杀掉客户由林刚他们决定。他没有见过林刚,只聊过QQ,电话联系过,叶光联系过两个人。征某是业务员韩静雅联系的,孙丽梅开的户,他是征某的技术指导。他先给征某正确的“点位”,之后征某资金注入的越来越多,而且征某资金多了之后赚了钱也不撤出去,他就没有急于联系平台操作员来“杀他”,后来平台操作员给他打电话,说征某在平台里投了不少钱了,平台操作员就开始把“点位”朝征某买的反方向操作,征某就不停地亏钱。三四天后,征某亏了两三百万元,后征某又亏损两三百万元,到最后征某共亏损七八百万。征某亏损的钱他们公司赚了500万元。他获利36万余元。后来,他们上家的林刚给他打电话说,他们做的顺祥贸易有人报案了,让他们把纸质的客户材料和电脑硬盘都处理掉。林刚给他打过电话之后,他向叶光汇报,叶光让他把纸质材料烧掉,他烧了一部分,叶光处理了一部分。按照公司的要求,只有小组长以上的,还有指导老师知道公司的操作情况。加入顺祥公司是他和林刚通过QQ联系的,决定加入顺祥公司是叶光决定的。

一审当庭供述,王玉玉是2014年5月份当的业务部长,之前业务部长是吴某乙。王玉玉负责管理业务员,属于业务部。

(六)王玉玉供述,2013年4月,她到阜阳智多鑫公司上班,2013年8月开始当了2个月组长,后来一直当业务部部长,负责公司的纪律、制度,有时给业务员开会,就是培训业务员如何和客户沟通。智多鑫公司的老总是叶光和陈晨,顺祥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是陈需要和刘某甲负责,是指导老师,叶光、陈晨负责获取客户资源,叶光培训业务员和指导老师,培训业务员如何和客户沟通,骗取客户相信他们的交易平台,指导老师负责指导客户如何在他们公司开户,如何操作他们提供的交易平台交易软件,客户刚开始通过他们公司投入小额的资金获取小的盈利,待客户投入大额资金进行交易,他们再通过掌控交易平台让客户严重亏损,他们公司从中获利。掌控交易平台,是指导老师掌握的。指导老师的工资是根据客户交易亏损额度百分比提成,客户亏损越大指导老师的提成越多。她作为业务部部长,拿所有业务员所做的客户入金量的2%。她知道他们公司有一个叫征某的客户,这是他们公司发展的顺祥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的客户,征某被他们公司骗了几百万元。2014年7月14日,叶光通过银行给她转账8万元,这是她6月份的工资,同年6月,叶光给她5月份的工资5万元。

法院审理期间,其供述,她到阜阳智多鑫公司先后干业务员、业务组长,2014年6月初任业务部部长,之前的业务部部长是吴某乙。6月份,她开始做股票投资,7月份发的8万元是她6月份的工资,她没有联系过征某,业务部只负责打电话,不负责操作的事情,韩静雅联系征某没有询问过她。

(七)孙丽梅供述,2013年八九月份,她到阜阳智多鑫公司当业务员。叶光是老板,操作部有陈需要、孙某等人,这几个人是指导老师负责带客户操作。剩下的都是业务员,王玉玉是业务组长,负责带业务员中开户的几个人,业务员中负责开户的有她和齐某、胡某、丁某甲。他们公司是个投资公司,有“顺祥”农产品交易平台,她的主要工作是通过电话联系客户到顺祥交易平台做投资,她联系好客户,把顺祥交易平台的客户端通过QQ发给客户,客户如果感兴趣,就把自己的身份证及银行卡照片通过QQ发给她,她就把这客户的资料通过QQ发给陈晨,陈晨用这些资料在顺祥交易平台上开户。开好户后,陈晨把客户资料移交给操作部,由指导老师指导操作。顺祥交易平台主要做农产品投资,他们没有见过实物。一般情况下,客户投资的钱比较少,在前期会带客户赚些钱,待客户加大投资,指导老师选择合适的机会做掉客户。她经手开户的总共有十几个客户,最近的一个是征先生,征先生是她组的韩静雅联系的,韩静雅联系后把征先生的电话号码和QQ号给她,她给征先生办理开户,征先生刚开始在他们公司的平台上投资200万元,后来又投资400万元,总共是600万。她拿了两笔提成,总共是9万元,韩静雅拿了一次提成是4万元。

二审期间,其供述,他们公司有个人叫吴某乙,征某投资时,吴某乙还在公司工作。2014年四五月份,王玉玉是业务组长,但系哪一组组长她记不清了,王玉玉的职务和她一样。

(八)韩静雅供述,她是2014年2月底到阜阳智多鑫公司做话务员,主要工作就是给客户打电话,在电话中对外宣传他们公司是顺祥农产品现货交易中心,如果客户感兴趣,他们就会留下客户的电话和QQ号。这时他们的组长就会跟进,进而让客户开户、投钱,投钱之后他们的指导老师就会介入,帮助客户理财。开始他们会让客户赚钱,让客户尝点甜头,后指导老师就会劝客户多投钱,这时再去把客户的钱吃掉,他们就有了提成。客户投钱,而且赔钱,他们公司就赚钱。客户最后的结果都是赔钱,都是公司安排好的。公司的老板叫叶光,组长是胡某、齐某、孙丽梅、张某乙,丁某甲,王玉玉是业务总经理,陈需要是指导老师,陈晨负责的事情比较多,有时还负责发工资。他们在电话中会骗客户说公司是上海九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会员单位,目的只有一个要骗取客户的信任。2014年4月份,她打电话向征某介绍顺祥农产品交易平台,征某感兴趣,她就把征某的号码给组长孙丽梅,由孙丽梅跟进。2014年6月份,她拿了4万元提成,这个提成是征某客户投的钱。开始她不知道公司是诈骗公司,后来才发现公司不正常,觉得是个骗子公司,因为她觉得赚钱,也就没有离开公司。

一审期间,其供述,叶光、陈晨是阜阳智多鑫老板,孙丽梅是组长,王玉玉是业务员,2014年6月王玉玉才担任业务部部长。

二审期间,其供述,王玉玉的职务是总监,但她不清楚2014年4月份王玉玉的职务。

七、本案其他证据:

(一)《案发及抓获经过》证明,本案系征某于2014年7月15日向公安机关报案而案发。同日,侦查人员在安徽省阜阳市温州街1号楼五楼阜阳智多鑫公司抓获叶光、孙丽梅、陈需要、王玉玉、韩静雅;在界首市泉阳镇抓获陈晨;在福州市鼓楼区省电影制片厂内抓获彭武涛、朱华辉。

(二)《户籍证明》证明,朱华辉1991年10月24日出生于福建省南平市;彭武涛1986年9月17日出生于湖南省永顺县;叶光1984年4月13日出生于安徽省阜阳市;陈晨1983年12月28日出生于安徽省阜阳市;陈需要1993年2月18日出生于安徽省阜阳市;王玉玉1995年1月6日出生于安徽省阜阳市;孙丽梅1992年6月20日出生于安徽省阜南县;韩静雅1992年3月6日出生于安徽省利辛县。

(三)阜阳智多鑫公司《工资表》载明,2014年四五月份,该公司话务员工资及提成情况。

(四)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刑事警察大队出具《情况说明》三份证明,叶光、朱华辉、彭武涛等人供述的银行账号不明确,无法调取银行交易流水。部分证据及硬盘销毁,无法对四川岳池与朱华辉、彭武涛的转账记录及朱华辉、彭武涛与叶光之间的转账记录进行取证。

上述证据,均经一、二审庭审举证、质证,证据来源合法,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彭武涛提出其没有参与经营,其行为不构成诈骗罪的上诉理由,经查:上诉人朱华辉供述与上诉人彭武涛供述相互印证,且有证人马某甲、余某甲证言、上诉人叶光、陈需要供述予以佐证,足以认定朱华辉与彭武涛成为顺祥公司一级代理商后合伙经营网络投资平台,并发展阜阳智多鑫公司成为二级代理商,继而共同诈骗征某财物的事实。故彭武涛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陈晨提出在征某投资期间,其正在推销电动车等其他合法业务的上诉理由,经查:《私营企业基本注册信息》等书证载明,陈晨于2014年2月21日任阜阳智多鑫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甲、齐某等多名证人证明,陈晨是阜阳智多鑫公司的负责人,在公司负责很多事情;叶光、王玉玉等上诉人供述,陈晨是阜阳智多鑫的法定代表人,是该公司负责人;陈晨供述其是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他们公司是一种诈骗性质的公司,组长将客户信息交给他,他把客户身份证和银行卡的照片传给顺祥交易平台的客服,为客户开立交易账户。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认定陈晨作为阜阳智多鑫公司法定代表人不仅具有管理该公司的职责,还具有亲自实施诈骗的行为,因此,陈晨应对伙同叶光、陈需要等人共同实施的诈骗行为承担责任,其行为符合诈骗罪构成要件。故陈晨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王玉玉及辩护人提出王玉玉在征某投资期间,不是阜阳智多鑫公司业务部部长,其行为不构成诈骗罪,如果法院认定有罪,王玉玉作用较小,系从犯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证人刘某甲证明,王玉玉是主管,负责指导业务;李某甲、丁某甲、胡某、石某乙、张某丙、程某、白某、刘某戊均证明,王玉玉是业务经理;刘某丙、李某乙均证明,王玉玉是业务区组长,范某既证明王玉玉是公司总监,又证明王玉玉是组长;张某戊证明,王玉玉是操作组的;丁某乙、高某乙证明,王玉玉是小组长;沈某证明,开始王玉玉是组长,后升职专门负责管理组长;上诉人朱华辉当庭供述,王玉玉是2014年6月初任的业务组长,之前是吴某乙;陈晨在侦查机关供述,现在(2014年7月15日)王玉玉是业务经理;当庭供述,王玉玉任业务部部长时间不长;陈需要在侦查机关供述,王玉玉属于业务部,负责管理所有业务员和开户员。当庭供述,王玉玉是2014年5月当的业务部部长,之前部长是吴某乙;孙丽梅在侦查机关供述,王玉玉是业务组长,负责带业务员中开户的几个人;当庭供述,王玉玉与她的职务一样;韩静雅在侦查机关供述,王玉玉是业务经理;当庭供述,王玉玉是2014年6月份当的业务部长;王玉玉在侦查机关供述,其2013年8月开始,当了2个月组长后任业务部部长,负责智多鑫公司的纪律、制度等管理工作,她知道公司骗征某的事情,但具体情况不了解;当庭供述,其是2014年6月继吴某乙之后任业务部部长。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认定王玉玉作为阜阳智多鑫管理人员参与以顺祥农产品投资方式实施诈骗的犯罪事实,但现有证据对王玉玉在诈骗征某的共同犯罪中地位、作用证明不一,结合阜阳智多鑫公司人员诈骗获利分成比例(公诉机关指控王玉玉获利8万余元,孙丽梅获利9万余元),按照有利于被告人原则,可以认定王玉玉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系从犯。故王玉玉及辩护人认为王玉玉不构成诈骗罪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认为王玉玉系从犯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孙丽梅、韩静雅均提出二人主观上没有诈骗的故意,不知从事的业务是诈骗犯罪,二人行为不构成诈骗罪的上诉理由,经查:孙丽梅供述,客户投入的资金越多,亏损得就越多,业务员的提成就越高;韩静雅供述开始她不知道公司是诈骗公司,后来才发现公司不正常,觉得是个骗子公司,因为她觉得赚钱,也就没有离开公司。二上诉人供述与李某甲、刘某甲、孙某、张某丙等多人证言、叶光、陈晨、陈需要、王玉玉供述相互印证,足以证明孙丽梅、韩静雅明知被害人在从事顺祥农产品交易投资过程中,阜阳智多鑫公司人员利用虚假行情走势骗取被害人资金,而仍然参与诈骗犯罪的事实。故孙丽梅、韩静雅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朱华辉辩护人、彭武涛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征某经顺祥交易平台投资亏损数额6994326元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害人征某的中国工商银行牡丹灵通卡《账户历史明细清单》、《席位代码90136059顺祥账单》相互印证,足以认定征某于2014年5月5日至同年6月5日,经顺祥公司交易平台投资亏损6994326元。故二辩护人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朱华辉辩护人、彭武涛辩护人、陈晨辩护人、陈需要辩护人提出被害人征某支付第三方天津融宝支付平台交易手续费621761元不应计入诈骗数额的辩护意见,经审理认为:诈骗罪基本构成中的数额应是犯罪所得数额,即行为人通过实施诈骗行为而实际取得的财物数额。被害人征某支付天津融宝支付平台交易手续费621761元确系因朱华辉、叶光等八上诉人的诈骗行为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但八上诉人未通过诈骗行为而实际取得该笔款。因此,该笔交易手续费不宜认定为朱华辉、彭武涛、叶光、陈晨、陈需要、王玉玉、孙丽梅、韩静雅诈骗犯罪数额。故四辩护人该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叶光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叶光等人与朱华辉、彭武涛构成共同犯罪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经查:朱华辉供述,他们发展了阜阳智多鑫公司为二级代理商,每次提成都是顺祥公司把剩余获利转入他和彭武涛的账户,他们再将利润转给二级代理商,诈骗征某是他与阜阳智多鑫公司陈总联系,转给该公司约500万元利润;彭武涛供述,他和朱华辉与阜阳智多鑫公司、四川顺祥公司诈骗,实际操作都是朱华辉以“林刚”的名义操作,顺祥交易平台是一个诈骗平台,朱华辉是一级代理商,阜阳智多鑫公司是二级代理商,他们和四川顺祥公司、阜阳智多鑫公司合作有二三个月;叶光供述,林刚把顺祥交易平台的软件发给陈需要,后陈需要负责在公司维护运营交易平台,后期他和林总洽谈交易平台。他们的上级就是林总,平台操作等相关事宜都找林总。陈需要供述,上家林刚介绍他负责操盘工作,他接收林刚发的行情图,当上家认为可以“杀掉”客户时就给他们发行情,他们把行情发给客户,客户按照他们发的信息操作,然后林刚给客户提供相反方向操作,这样客户就亏损了,加入顺祥公司是他和林刚通过QQ联系的。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认定朱华辉、彭武涛作为顺祥公司一级代理商,发展叶光、陈晨等经营管理的阜阳智多鑫公司成为二级代理商,并伙同叶光、陈晨、陈需要、王玉玉、孙丽梅、韩静雅采取农产品交易投资等方式诈骗征某财物的事实。综上,叶光、朱华辉、彭武涛等人在共同故意支配下相互配合、相互协调、相互补充,均实施了同一犯罪构成的行为,形成一个整体,各共犯人的行为均是共同犯罪行为的组成部分,应认定为共同犯罪。故叶光辩护人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叶光及辩护人、陈晨及辩护人、朱华辉辩护人、彭武涛辩护人、陈需要辩护人分别提出叶光、陈晨、朱华辉、彭武涛、陈需要作用较小,系从犯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审理认为:朱华辉、彭武涛合伙投资经营顺祥农产品交易投资,系顺祥公司该业务一级代理商,二人对代理业务的经营均起到积极作用;阜阳智多鑫公司系顺祥公司该业务二级代理商,叶光、陈晨系实际管理者和法定代表人,二人不仅对阜阳智多鑫公司的运营起到主要作用,还实施了诈骗犯罪的具体行为,陈需要作为操作部负责人,为成功实施诈骗犯罪,既与朱华辉、彭武涛经营的上线一级代理商积极联系,接收相关行情走势,又积极参与错误指导被害人征某投资,诈骗征某财物。五上诉人在诈骗共同犯罪中分工明确,行为积极。综合上述五人在共同犯罪中所处的地位、参与程度、获利情况、犯罪情节及对造成危害后果产生的作用,均应认定为主犯。故叶光、陈晨该上诉理由及叶光辩护人、陈晨辩护人、朱华辉辩护人、彭武涛辩护人、陈需要辩护人该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叶光辩护人、陈晨辩护人、陈需要辩护人分别提出本案应以合同诈骗罪且为单位犯罪对叶光、陈晨、陈需要定罪处罚,孙丽梅辩护人提出应以单位犯罪对孙丽梅定罪处罚的辩护意见,经审理认为:合同诈骗罪不仅侵犯他人财产所有权,而且侵犯国家合同管理制度,破坏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因而合同诈骗罪中的“合同”,必须存在于合同诈骗罪保护客体的范围内,能够体现一定的市场秩序。本案中,叶光、陈晨、陈需要的诈骗行为虽侵犯了征某的财产所有权,但并未侵犯国家合同管理制度,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因此,对三上诉人应以诈骗罪定罪处罚。故三上诉人辩护人认为本案应以合同诈骗罪定罪处罚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倪某证明,2014年7月,叶光拿回家现金170余万元,还借给他人110万元;陈晨供述,叶光给他60万元分红;陈需要供述,他获利36万元;王玉玉供述,她获利8万元;孙丽梅供述,她获利9万元;韩静雅供述,她获利4万元。丁某甲、范某等多人证言及韩静雅供述,她们以上海久富基金名义向客户推荐顺祥农产品交易投资。叶光、陈晨、陈需要等人既未以阜阳智多鑫公司的单位名义实施诈骗,违法所得亦未归于单位所有,且单位不能作为诈骗罪犯罪主体,故应以自然人犯罪对三上诉人定罪处罚,三上诉人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孙丽梅辩护人提出孙丽梅犯罪情节轻微,请求二审法院对孙丽梅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或免予刑事处罚的辩护意见,经审理认为:孙丽梅伙同他人诈骗被害人征某财物6994326元,数额特别巨大。根据孙丽梅犯罪的事实、性质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既不属犯罪情节较轻,也不属犯罪情节轻微,不宜适用缓刑或免于刑事处罚。故孙丽梅辩护人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朱华辉、彭武涛、叶光、陈晨、陈需要、王玉玉、孙丽梅、韩静雅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6994326元,数额特别巨大,八上诉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朱华辉、彭武涛、叶光、陈晨、陈需要在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系主犯;王玉玉、孙丽梅、韩静雅在共同犯罪中均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对三人减轻处罚。陈需要、韩静雅、孙丽梅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彭武涛、叶光、陈晨对基本犯罪事实无异议;朱华辉、王玉玉二审期间认罪,且王玉玉、孙丽梅、韩静雅案发后主动退赔部分被害人损失,被害人征某对彭武涛、叶光、陈晨、陈需要、王玉玉的行为表示谅解,可对八上诉人酌情从轻处罚。对上诉人朱华辉、彭武涛、叶光、陈晨、陈需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三)项;对上诉人王玉玉、孙丽梅、韩静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2015)埇刑初字第00343号刑事判决;

二、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朱华辉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7月15日起至2027年7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第二日起三十日内缴纳)。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叶光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7月15日起至2027年7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第二日起三十日内缴纳)。

四、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彭武涛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7月15日起至2026年7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第二日起三十日内缴纳。)

五、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晨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7月15日起至2026年7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第二日起三十日内缴纳)。

六、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需要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7月15日起至2025年7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第二日起三十日内缴纳)。

七、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玉玉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7月15日起至2019年7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第二日起三十日内缴纳)。

八、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孙丽梅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7月15日起至2018年7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第二日起三十日内缴纳)。

九、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韩静雅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7月15日起至2018年7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第二日起三十日内缴纳)。

十、责令被上诉人朱华辉、彭武涛、叶光、陈晨、陈需要、王玉玉、孙丽梅、韩静雅退赔被害人征某人民币六百九十九万四千三百二十六元。(已退赔640.4892万元,另冻结叶光华泰证券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账户31万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从 前

审判员 王 鹏

审判员 祁 磊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胡海燕

附本案适用的相关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第四款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一条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