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贵所“白银剩斗士”的投资不归路 白银骗局一地鸡毛

和讯现货2019-06-25 02:58:52

和讯现货
hexun_xianhuo

和讯现货,中国最全面的要素市场信息服务平台。更多新鲜资讯请访问:

http://xianhuo.hexun.com

  津贵所“白银剩斗士”的投资不归路 白银骗局一地鸡毛

  本报记者 栗泽宇 北京报道

  从希望到失望,自从与现货白银扯上关系,来自江苏的投资者王云便彻底体会到了没有希望的痛苦。几年来,与他一同参与维权的“战友”换了一拨又一拨,而他得到的始终是一份又一份来自有关部门不予受理或不予立案的书面回复。

  而把王云推向痛苦深渊的则是天津贵金属交易所(以下简称津贵所),这个颇具争议的交易所幸运地躲过了“38号文”的清洗后,逐渐蜕变成了一个疯狂的吸金机器。

  “白银剩斗士”

  王云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为了维权的事情跑到北京了。而他的每份材料背后都附着几百人的名单。在这些名字的背后,背负着上亿的资金。

  漫长的维权路上,最让王云感到充满希望的时刻是2014年3月,中央电视台在“3·15晚会”上播放了“白银骗局”的电视新闻报道。央视的报道立竿见影,3天之后的2014年3月18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商务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于“3·15晚会”上曝光的这些交易场所涉及的违规违法行为,应该由有关部门特别是有关执法部门按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予以查处。

  但王云的希望很快变成了失望。

  王云在2014年3月15日之前,已经向天津各相关管理部门提交了举报材料,但始终没能得到管理部门的答复。在央视“3·15晚会”对天津贵金属交易所有限公司进行报道后,石沉大海的举报材料先后收到答复。不过令王云失望的是,天津商务委员会、证监会天津监管局、天津滨海新区工商行政管理委员会、银监会天津滨海分局、天津滨海新区公安保税分局等部门,给他的书面回函均表示,所投诉的问题“不归自己管”或“不予立案”。

  一面是绝望,一面是不甘,再加上不断有被骗者的加入,但王云却越来越不知道自己的维权之路该如何走下去。一位不具姓名的维权者无奈地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他(王云)以前被我们称为‘白银圣斗士’,但随着大家逐渐失去信心,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叫他‘白银剩斗士’。”

  饱受争议的津贵所

  白银骗局实际上是以现货白银投资为名的一场对赌游戏,客户投资跟平台对赌,然而投资者万万没想到的是,所谓交易软件完全被后台操纵,他们亏损的巨额资金竟然全部落入交易所、会员和代理商的腰包。而交易所、会员、代理商利用夸大宣传欺骗投资者,利用高额回扣发展代理网络,吸引投资者投入大量现金进行现货白银投资理财。(详见本报2014年9月29日刊发的《连环三部曲:诱套杀,解码白银黑平台“杀人技”》)

  一位业内人士老赵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只是白银骗局的“终极模式”,其行骗之道并非仅此一种。相关部门在执法过程中难以取证的原因,是其经营模式的多种并存。

  老赵是一位职业基金经理,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市场上,可以称之为合法的贵金属商品期货交易共有三种:“第一种是在证监会监管下的上海期货交易所,国内有四家期货交易所是接受证监会监管的,上海期货交易所是四家交易所中唯一的贵金属交易平台;第二类是如津贵所这样的交易所,由地方政府批准成立,它会设立代理机构,但是这类交易所并不受证监会系统监督,或者说监督力度很有限;第三种则是纯粹的渠道商,做境外证券经纪公司在境内设立的分支机构,为内地投资者投资境外白银期货提供境外合法的交易平台,主要靠收取手续费牟利,这类交易所名字可能会挂着交易所,但实质上就是一个小公司,只要工商审批通过,就可以开张营业。”三种合法渠道中,上海期货交易所是唯一受证监会监管的传统交易方式。

  而第二类交易所的代表,正是被央视“3·15晚会”曝光,也让王云等人绝望的津贵所。老赵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津贵所的存在一直颇具争议。

  “2000年前后,全国出现了很多各种各样的交易所,最多的时候有300多家。2000年,国内对白银实行了市场放开,让重金属白银成为这波浪潮中最热门的商品之一。当时,地方政府非常热衷于批复各种交易所,因为这类交易会为各个地方带来丰厚的税收。2010年前后,工商总局、商务部等部门发起了一轮对交易所的整顿,其中以商务部的‘国六条’最为著名,但最后因为阻力太大而不了了之。”老赵表示,最终对各种交易所产生影响的是著名的“38号文”。

  2011年11月24日,国务院正式发布《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38号文),集中清理整顿交易所。

  “其实证监会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处理这件事,但38号文虽然把牵头的任务交给了证监会,但落实清理整顿的却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某种程度上是交易所的利益相关方,他们从中收取的税收数额巨大,关闭的阻力可想而知。”老赵说。

  据当时的媒体报道显示,天津是彼时各种交易所最热衷的地区,因为当时国家发改委批复了《天津滨海新区综合配套改革试验金融创新专项方案》,天津由此成为金融改革的试验田,津贵所也成为全国闻名的地方交易所。

  “在38号文的洗礼后,全国范围内关闭了许多交易所,但每个地区都留下了一两家,津贵所就是留下的交易所之一。”老赵说。

  混乱的白银市场

  老赵表示,38号文之后,津贵所的交易模式十分混乱。

  “你说它不正规吧,它又确实有政府的批准,虽然是地方政府的。而作为一个金融机构,证监会和银监会又都管不了它。而且它的手续费高得离谱,即便是我们这样的职业金融从业者,在那样的手续费前提下,赚钱也是很难的。”老赵表示,津贵所的手续费是上海期货交易所手续费的10倍以上。

  而王云向《华夏时报》记者提供的一份津贵所与上交所手续费对比图显示,以一手白银交易(15KG)的合约为例,当日平仓上交所收取的手续费为4.8元每手,而津贵所的手续费为216元每手。

  但高额的手续费并不是白银市场混乱的根源,对交易过程的监管真空才是津贵所饱受诟病的根源。

  “因为没有专业金融监管机构对它的交易过程进行监督,所以津贵所的代理商们无所顾忌。”老赵表示,“境外交易所的代理机构最初是用错时上报或者根本不报的方式骗投资人,现在更有甚者干脆自己操纵后台。”

  自主研发软件,修改后台数字的操作方式,是一种纯粹的违法欺诈行为。通过软件,直接修改行情数据,这等同于参与一场庄家出老千的赌博。

  “但很难查出来他们有问题,因为代理机构会看人下菜碟。它看你玩得很好,总能赚钱,那就不坑你,只挣你很高的手续费;如果觉得这个人虽然不是高手,但是又很懂,它会采取错时报收据的方式,赚你一点利润;如果它觉得你什么都不懂,就干脆给你一个假盘,你的钱最终全是它的。”老赵表示。

  “他们这么玩很赚钱,它会给业务员很高的报酬,让他们疯狂发展下线。但我很清楚,这些钱都是黑心钱。”说到此时,老赵摇了摇头。

“传统与创新:微营销助力现货市场发展”沙龙会议

由和讯现货、大宗商品交易委员会主办,鹿头社、钱途网协办的“传统与创新——微营销助力现货市场发展”沙龙拟定于5月29日下午在上海市举行,沙龙将围绕时下火爆的微盘,现货交易市场如何在传统电子交易与互联网+环境下谋求发展抢占先机展开讨论。同时,将邀请知名法律人士解读当前以微盘为主要方式的现货微营销市场。

地点:上海市浦东新区东方路18号保利广场E座1801
时间:2015年5月29日13:30-17:30
目前已确定的名单

江苏镇江商品交易中心

广州百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辽宁泛亚金属交易所

福建中福大宗商品交易中心

多元世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杭州南岱科技有限公司

广州巨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杭州运营中心

杭州洋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中国浆纸产业投资基金

鹿头社

钱途网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参与报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