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本市场风潮

三方视角2019-06-27 01:54:03

嘉宾介绍
顽石,金融小说家,著有《同业鸦片》《不作不死》等书

顽石老师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代交易员,曾经担任中国几家主要银行的交易部总经理,是一位声誉卓著的金融市场独立思考者、冷眼观察者与积极践行者。

他以顽石的笔名出版了对中国股市进行深刻的多视角剖析和反思的《不作不死》以及对中国货币市场本质洞察透彻的《同业鸦片》。这两部小说在业内得到了极高的评价,也是他的“金融魔方六部曲”中的头两部小说。以下是顽石先生在领带微课堂的演讲实录。希望能带给大家一些新的思考。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晚上好!

我,在此声明以下内容属个人观点,与领带微课堂立场无关,希望能给大家一些思考吧。

前言:佼佼者妖

最新消息得知姚刚先生又被翻篇儿了,对此,我并不惊讶,甚至有点感叹。人之初,性本善。精英们的群体性犯罪,或者是制度使然吧。有一句官话值得玩味,‘他们为什么都在与它发生并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这里的它不是女人,也不是金钱,而是资本。今年,中国资本市场两位监管大员被翻篇儿,说明这场金融风暴似乎开始深刻起来,深刻得可以照见体制的灵魂,信仰的缺失。

眼下,IPO将重启,刚刚经历一场股市风暴的人们的淘金梦又回来了。然而,2015年中国资本市场风潮是每一个股市中人不能忘怀的经历,是每一个金融人不能不感叹资本中国依然是马克思笔下那个幽灵在徘徊的时代,这是中国原始资本积累的历史。股民的记忆很容易被三个涨停抹去。但是,2015年作为中国资本市场风潮中的一个里程碑,一定会铭刻在中国金融历史的汗青册上。

短短几个月,资本演绎了高潮起伏、人生跌宕,悲欢离合淘洗了人们的灵魂。有人暴富,有人大梦初醒,有人一贫如洗,有人放弃生命,有人黯然离场,也有人进入历史另册。姚刚、张育军、陈鸿桥、程博明、徐翔等作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弄潮儿,都在历史这一页被翻过。资本依然会继续演绎更加精彩的明天。

徐翔,曾经与我们一样是股民;曾经是闻名遐迩的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化身;曾经是牟利黑天鹅的神人,曾经是股民顶礼膜拜的偶像,当他被市场神话为私募一哥后,他就成为资本市场牟利的工具,也随着资本市场的变迁而被翻过。这说明什么?当你在资本市场获取太多神秘的超额利润后,走上神坛的你自然就有了确定的归宿:医院或监狱。这就是资本市场‘佼佼者妖也’的定律。不是吗?我不想举出更多的例子,大家自己思考吧!



第一节 国家意志

如果说,资本市场最终是一张人生观的考卷,或许有点太夸张,而你买卖过的K线一定是你财富灵魂的轨迹。面对3000只股票和各种炒股神器,你的每一次选择都是你个人意志的体现。同理,中国资本市场的K线,那就是国家意志的再现。

跨越24个春秋的中国资本市场K线,是不是在描绘着一个完美的资本中国的驼峰航线?无人知晓。但是,两次牛市的记忆让人们看到国家意志总会跃然纸上,浸淫在K线上。由此,我们给出一个概念:中国股市,腕下K线!

第一次牛市的国家意志:

最近,艾宝俊,这个财务出身,精于计算的上海市副市长被调查,他曾是上次大牛市中宝钢股份的董事长,领导了宝钢股份(600019)神奇的牛市演绎。

宝钢股份是中国资本市场股权分置改造的第一批四个试点股票之一,既是国家队的形象,也是当年主管股权分置的常委黄菊老家的上海企业,其必表率作用不容否认。2005年中,宝钢股份,以十送两股,再送一个认购权的兑价方案开启了中国股市股权分置改革的大幕,宝钢大股东为了支持股权分置改革,在4元一线,购买了大量的宝钢股票,而宝钢认购权从一文不值却被爆炒到2.3元,到2016年二季度,由于宝钢业绩不佳,该认购权到期后价值归零。从三季度开,始宝钢业绩神奇般突然爆发,到年底,宝钢股价翻番,达到8元之上,到了2007年牛市接近顶峰时,宝钢股票在10月16日摸高22.12元。没有人知道宝钢大股东,在初期购买的大量宝钢股票哪里去了?而艾宝俊作为出色的财技高官,在完成股权分置重任后,晋升为上海市领导。

要知道,股权分置改造中政府的兑价政策是:十送三。艾宝俊,这个财技高官,玩了一个零价值的认购权,为宝钢和国家节约了一股,而宝钢大股东渔利多少不为人知。宝钢这个吝啬的楷模,此后被市场广泛模仿,最终,被南方航空演绎了一场认购权血腥洗劫的一幕,市场逼迫监管层将认购权草草收场,从此绝口不提。

也许,是命运弄人,当中国股市第二轮牛市演绎疯癫后,艾宝俊也被翻篇儿。国家意志的逻辑是什么?是不是欲将取之,必先予之呢?

看看宝钢的历史,再看看从2005年年中的998点历史低点,到2007年10月16日的6124点的历史巅峰,中国资本市场第一次大牛市与股权分置热恋得如此美满,由一个常委亲自主管修补中国资本市场先天性缺陷,花费了数以万亿的居民储蓄,赢得了国有股权以及更多神秘股权的流通权,解放了代表先进生产力的红色资本,诞生了代表先进文化的红色资本,鼓动了6400万百姓入市,演绎了一场资本的风花雪月,堪为奇迹!国富权贵百姓安能不坚强?风物长宜放眼量,历史是不是应当赐予一个背书呢?

用牛市解决股权分置问题,是不是国家意志呢?

也许是巧合,中国资本牛市,总会有资本智慧从金融衍生品的潘多拉盒子里找到一个最理想的神器,点燃无知暴利的欲望,妖娆为牛市的催化剂。尽管官口缄默,而认购权就是上次牛市的神器,专门用于炒作国与民的股权兑价,结果剥夺了千亿储蓄,价值几何?随着股权分置问题的解决,监管者封杀了认购权,其早已埋葬在历史烟波浩渺中。

回忆历史,结束第一次牛市的起点在哪里?2007年5.30的半夜鸡叫,使股市急速跌宕千点,恐惧蔓延,但是,那仅仅是牛市结构调整的信号。国家壮志未酬,牛市安能结束乎?股市在3500点附近休整两个月后,主力发力蓝筹,蓝筹股急速腾空,三个月后股指跃上6000点,10月15日,新股中国神华一马当先摸高94.88元,次日股指达到6124点峰顶。11月5日,中国石油横空出世,48元的天价开盘才标注了牛市结束的信号。此间,国家意志叠加了巨无霸的圈钱重任,而任凭股市疯狂。

你疯狂我圈钱,我贪婪你买单。让国民享受资产增值福禧的总理报告,这时才有意味深长的含义。温老师说:大河有水小河满。这是中国资本市场的逻辑吗?

以巴菲特价值投资理念忽悠起来的中国资本市场第一次大牛市,其疯狂程度让中国储蓄覆盖不了全部资本市值的一半,其结果呢?股指从6124点,暴跌到1664点,时间仅仅是一年。从此,价值投资拜拜了中国资本市场。虽然,中国人把巴菲特的午餐标价到200万美元以上,但是,价值投资的圣杯却被摔得粉碎。

这里,我们提出一个储蓄与总市值比较的概念(叫市值覆盖率),或许可以成为一个有效的判断指标。在第一次牛市起点,储蓄是12.2万亿,总市值为3.5万亿,覆盖率为348%;牛市顶峰期,储蓄是17万亿,总市值为35万亿,覆盖率为49%。这是什么意思?那就是中国储蓄兑现不了总市值的一半。也许,这是一个对于投机炒作股市的警示指标吧!

第二次牛市的国家意志:

在资本市场,我们已经习惯用历史照见未来。当十八大开局后,中国资本市场依然依稀着上个政治季度的节奏,在含沙射影中构建着一个牛市的潜意识。2013年8月上演的光大乌龙指事件,哪里仅仅是百亿资金瞬间错误的结果呢?它透射着整个市场心态在作怪,或许,那是对牛市的期许,是对政治周期的节奏可以吻合牛市起步的预期。

但是,历史从来不会简单复制。

自从美国引发的金融危机以来,世界主要货币体系发生了巨变,西方世界不再因循商品供需主导经济周期的逻辑,而是采用货币供应调节商品供需,涂抹繁荣,转嫁风险。美元、欧元、日元无不如此,中国步入世界经济第二大国,人民币别无选择。十年,中国货币总量翻番,再翻番,从25万亿飙升到130万亿。

由此,我们看看牛市的买单基础在不在?截至2014年6月,储蓄和理财规模是65.7万亿,股市总市值是24.4万亿,市值覆盖率为268%。似乎没有问题。

再看经济,中国经济的核心问题在于中国经济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竭泽而渔使之发展模式难以维系,瓶颈和负面效应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蜗居蚁居,房价云天;生态破坏、污染严重,雾霾中国;分配不均,贫富悬殊。中国经济转型发展势在必行,金融改革就是为其保驾护航。然而,继续深化改革进入深水区,在过往经济模式约束下,既得利益者转变为改革的坚冰,所以,经济转型发展难以一帆风顺。

面对经济转型发展的风险,面对过往经济模式下尾大不掉的信贷资产,以及存贷利差的经营模式,面对银行发展中风险资本的约束,面对30年经济发展中银行沉淀的历史包袱,国家金融战略提出了坚持市场化改革,盘活存量,用好增量,全力促进资本市场发展的政策。换言之,中国资本市场将承载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的重任。这是一个没有选择的选择,也是一个历史的必然选择。

也是第二次牛市的国家意志。

十八大明确了金融战略后,我们明显看到资本市场改革在紧锣密鼓进行中,放松风险资本的约束,提高行业负债水平,添加杠杆运行机制,丰富各种多空工具,放松风险管制,开闸放水,开放信托管制,默认个人信贷、同业理财和互联网金融的渗透,开放资本并购信贷,力发展私募基金、一人多户、放松重组并购监管、股指期货、期权、分级基金、沪港通、新三版、新兴战略板、注册制改革。这一系列的举措都是国家意志的旁白,而2015年3月,央行一哥的一句话已经将国家意志昭然若揭:支持资本市场发展也是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这是中国资本市场诞生以来,央行一哥第一次鲜明的表态。

第二次牛市里,我们的资本智慧从金融衍生品的潘多拉盒子里找到什么神器,作为牛市的催化剂? 杠杆融资。

此外,互联网金融,让金融市场发生了本质性的骤变,也让资本市场偏离了过去的轨迹,这些都是第二次牛市出现奇葩的客观因素。

如今回头看看,经过疯狂恶多之后,第二次牛市巅峰时(沪指5178点,创业板4037点),市值覆盖率是多少?截至2015年6月,储蓄和理财规模是72.4万亿,股市总市值是71万亿,市值覆盖率为102%。多乎哉?不多也!但是,流入股市的资金结构发生异变,最大差异在于,进入股市的优先端资金规模在5万亿到10万亿之间,这些都是机构资金,而不是储蓄,与国家金融风险管理战略的意愿不符。但是,国家壮志未酬,国家意志会付诸东流了吗?

那么,2015年资本市场风潮,是疯牛摧毁了牛市,还是牛市去痛疯的前戏?我们要拭目以待,看看反腐金融风暴后,资本市场是老马识途,还是凤凰涅槃?



第二节 带病上场

首先,我们不能否认中国资本市场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贡献,但是,我们也不能不认真领会姚刚在被调查前的一段意义深刻的讲话:(2015年4月9日,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培训会议上)当前资本环境如温水煮青蛙,如不改革、不整改,不出三年资本市场会垮掉。张育军在救市中也曾痛斥资本市场的腐败和病入膏肓的违规问题。

中国资本市场究竟是个什么市场?是一个市场化的市场吗?

是!也不是!

因为,其中最大获利者是买在权力下,而卖在市场中。这是30年来市场经济发展的潜规则,也是中国原始资本积累的逻辑。当年进口批文如此,昨日房地产如此,24年的资本市场从来如此。股权分置解决后,权力之门洞开,资本游戏更是如饥似渴。

首先,千军万马独木桥的审批制,注定了中国资本市场是一个全心全意为卖方服务的体系。其所繁衍的风景必然是:上市造假,代持干股,去价值投资化的趋势,庄股炒作文化,老鼠仓文化,庄家与上市公司的勾兑文化,炒新、炒送配、炒题材的投机文化,等等一系列的股市文化。最终,演绎狼与羊的博弈,中国股民‘一赢二平七亏损’命运早已是制度性的归宿。

其次,同时兼有审批权和监管权的机制,其监管效用如何?是整个市场公平、公正和公开的核心问题。20多年的股市文化完全体现了监管现状。

历史证明了什么?

资本市场诞生24年来,截至目前,一共有14位证监会的官员被获罪处罚,其中10位官员涉及上市公司审批和发行权。本次金融风暴里,创业板副主任李量、中信证券总裁程博明、中信金石董事长祁曙光和副主席姚刚等一系列人员被问罪,或许直接涉及创业板发行问题。或许,不久,我们将看到中国资本市场千军万马独木桥的审批制,被揭开历史的本来面目,或许,审批制的大幕由此而落下。肖主席最近说反腐与改革同步,或许就是注册制的降临吧。

鲁晓龙(上市部副主任)、钟志伟(上市部副处长)、高良玉(发行部副处长)、刘明(上交所专员办主任)、段素珍(期货处副处长)、高勇(贵阳特派办主任)、王小石(发行监管部发审委工作处副处长)、肖时庆(上市公司监管部副主任、股改办副主任、上市公司监管部副主任(正局级))、王益(副主席,分管了发行、基金等最为核心的部门,位高权重)、李量(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原主管主板和中小板的发行监管部任多年处长,升任创业板部副主任)、李志玲(发行监管部处长副处长)、刘书帆(为姚刚秘书,自2014年4月担任发行部三处处长)、张育军(主席助理)、姚刚(副主席,在证监会任职期间,一直掌握审批大权,分管发行部、创业板多年。掌控中国A股市场IPO发审大权,长达13年之久,一度被业内戏称为“发审皇帝”。)。

一个重症患者能带病上场完成历史赋予的重任吗?或许,我们能够寄托金融反腐风暴带来彻底的改革。



第三节 杠杆妖娆

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中国资本市场开启了全杠杆的时代,新股认购有杠杆,股票增发有杠杆,二级市场炒作有杠杆,股票质押融资有杠杆,股指期货有杠杆,甚至干股代持都有权力杠杆。截至2015年6月底,中国资本市场最少有5万亿,或者有10万亿杠杆资金,通过各种路径,改头换面挤入资本市场。杠杆使中国资本市场格外妖娆,也万分暴力。

一年的时间,资本市场发生巨大变异,杠杆人人,人人杠杆,股指暴涨,成交爆增,个股疯狂,人心疯狂,百元股票天女散花,投资人的市值翻着筋斗累创奇迹,信心爆棚。

上证从1946点暴涨到5178点,上涨2.58倍;

深证从1085点暴涨到3157点,上涨2.91倍;

中小板从4733点暴涨到12084点,上涨2.55倍;

创业板从1255点暴涨到4037点,暴涨到3.22倍。

资本市场总市值从24.4万亿,快速暴涨到71万亿。

每日成交总量从2300亿,暴涨到5月28日的2.42万亿,爆增十倍。

南北车合并的蓝筹股:中车股份从4.5元,暴涨到39.47元,暴涨8.8倍,市值近万亿。中小板百元股票达到41家,排头兵创业板百元股票达到108只,涨幅5倍以上的股票占30%,安硕信息最高股价创474元的神话价格,暴风科技从9.43元,经过N个涨停,达到327元,涨幅34倍,(银之杰15倍、同花顺20倍、京天利22倍、中文在线24倍),互联网股票暴涨,引发了中概股私有化的退市潮。

杠杆股市,让大象飞舞、股民纷纷等风来、买入争当风口的猪,创业板无风也展翅。中国股市,一个涨停改变思想,三个涨停改变人生,股市让股市人生热血沸腾,数万亿储蓄蜂拥而入,银行资金千方百计跑步入市。

数数杠杆产品:1、股指期货:上证50、沪深300、中证500(7-8倍);2、股票期权:ETF50 (25倍以上);3、券商融资融券(1-2倍);4、银行结构化理财产品(1-2.5倍,过去4倍);5、伞形信托(1-5倍);6、互联网配资业务(1-10倍);7、民间借贷(1倍以上);8、分级B基金(1.1-1.8);9、股票质押(0.4倍左右);10、定增股票(1倍到2.5倍);11、打新基金(5倍到50倍)。

回忆2015年上半年股市疯牛的演绎过程,杠杆加速、加温的效用爆棚,疯狂了股价,疯狂了股指,股市浓缩了时空,提升高度和斜率,改变了股市过往波动的轨迹,缩短了牛市时空,在演绎创新更多盈利模式同时,也摧毁了昔日的盈利模式。杠杆效应改变了投资人的财富观和人生观。杠杆的确令人迷恋,令人疯狂。当人们贪婪在加速贪婪的美梦中,杠杆已经将很多股票变为有毒资产。

然而,高处不胜寒,谁能兑现股价云天的梦幻浮盈?在草木皆兵的心态下,如何兑现暴利筹码?杠杆牛市会给你什么答案?有毒资产的玄机在哪里?我们必须寻找金融的本质!不要忘了:出来混的、混出来的,一定要还!



第四节 恶多恶空

2015年5月下旬,中国资本市场尚在做多狂欢之中,市场每日涨停板数以百计,日成交突破2万亿,市场中人还浸淫在股指和创业板万点的梦幻中,一场洗劫的噩梦偷偷开启。

早在2015年元月19日,市场得知监管层整顿两融,当日上证急速暴跌7.7%,券商股全部跌停。回头看这是一个暴跌模式的预演。5月28日上证再次急跌6.5%,创业板急跌5.4%,有消息传出监管层要出手调查私募和场外配子。但是,疯牛惯性在继续,到6月15日,上证再涨近750点,摸高5178点,创业板在6月5日摸高4037点。此时,监管层已经明确调查场外配子和HOMS接口问题,一场恶空开始了。

股市雪崩了,从16日开始,17天上证暴跌35%,从5178点像瀑布一样飞流直下到3373点,数万亿资金争先恐后出逃。深证从3156点连续暴跌16天到1851点,暴跌41%。中小板从12084点暴跌到7242,暴跌40%;创业板从4037点暴跌到2304点,暴跌43%。随着监管层态度越来越强硬,股灾来临,在天堂里妖娆欢乐的杠杆天使一瞬间变脸,一头扎进地狱中成为魔鬼,演绎一场欲火焚身的股灾。从6月19日开始到7月9日,千股跌停,千股连续跌停,3到5个连续跌停已经司空见惯,最妖娆的创业板股票甚至出现9个到10个连续跌停。更奇葩的是股灾逼出一道千股停牌的亮丽风景。半个月,20万亿市值瞬间飞灰湮灭,腰斩股票遍地,斩仓止盈,斩仓止损,斩仓断梦,斩仓绝命。最恐惧的是连续跌停,无法卖出,直逼爆仓,无路可逃。高杠杆使人从天堂栽入地狱,重返一贫如洗,失去生存信念。随着各种杠杆产品不断爆仓,恐惧在蔓延,恐惧在传染,恐惧成为一场瘟疫,多头丢盔卸甲,望风而逃,风声鹤唳,鬼哭狼嚎,一场金融灾难全面降临。

7月9日,国家救市全面升级,公安介入,万亿资金入场,空翻多资金再次疯狂杀回,依然带着杠杆闯入。国家队入场,很多股民信心重拾,千股涨停,股市瞬间又暴涨,多数股票出现3、4个涨停,股市回升到4000点,股市在巨幅震荡,救市与出逃资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股奸作祟,敌我混淆。

谁料想,自从国家救市开始,国内外联手一片看空中国声音再起,看多大腕名嘴一夜变脸,看空中国经济,看空中国股市,看空人民币,凡有看多者瞬间被秒杀,唯有监管者嘴上看多,同时出台更加严厉和限期清理杠杆的强硬政策。

从8月18日开始,7天股指再跌1200点,暴跌29%,上证从4000点直逼2850点;创业板从3000点,直逼1779点,再跌40%。千股连续跌停再次上演,股市中人闻风丧胆,绝命出逃,空翻多的杠杆资金再次被血洗。进入9月,看多者终于被灭绝,国家万亿救市资金深度被套,最善意的股市舆论看空到2500点。

从6月15日到9月初,上证暴跌45%,深证和中小班均被腰斩,创业板暴跌56%,股指市值蒸发近40万亿,一个由杠杆恶多恶空的股灾真真切切地被一亿股民体会,人们不理解中国资本市场为什么如此残忍?谁让股市如此血腥?谁在与国家队抗衡?国家队接走了近2万亿筹码,持有总规模达到4万亿,股市亦然惶恐不安。

当金融反腐锄奸大幕拉开后,人们依然不解那些金融权贵们何以有胆与国家为敌?渔利股灾?监管者何以未能监管?一个全心全意为卖方服务的资本市场是不是最终解读的答案?人们拭目以待监管风暴后的结论。

第五节 孤军救市

截至2015年6月,24年来,无论资本市场如何暴跌,如何被血洗,我们从未看到国家队锣鼓喧天、明火执仗,以真金白银、启动万亿资金救市。过往,政府只是用一只看不见的手托市或点火。那么,这次政府为什么救市?为什么在半山腰救市?救市为什么如此声势浩大?官员惑然,股民不解,金融砖家更狗血。

如果,我们能够感知高杠杆的股市连续暴跌,就像地上河的黄河决堤,可以引发股市危机、股市恐慌,引发金融危机、金融恐慌,进而引发经济危机、经济恐慌,乃至信任危机、政治危机……,或许应该可以理解吧。

在股市暴跌中,从6月27日到7月9日,国家救市政策鱼贯出台,连续发出36道金牌,数千亿救市资金进场犹如泥牛入海,直到公安出场改变救市性质,多空博弈激战才爆发,股市才停止流血,股民似乎获得一次喘息之机,恐惧缓解,救市貌似有效。而8月中下旬股市再度暴跌,股民闻风丧胆、持仓绝望,市场信心殆尽,救市失败写在所有股市中人的心里。

一场由政府竭力号召,相关部委积极支持,券商吐血,基金卖命,央行出血,商业银行解囊,国家调集2万亿资金的救市,在一系列空前绝后的禁空令封杀下,国家救市依然显得苍白无力,低能无效,被市场认为失败。

此间,市场传闻多多,当司度贸易公司和中信证券慢慢浮出水面,一个孤军奋战,貌合神离的救市场景渐渐清晰起来。

到今天,一场金融反腐锄奸风暴展现在世人眼前,人们才瞠目结舌,逐渐明白了政府孤军救市,动用司法救市的理由和原因。

人们才明白今日资本中国,资本利益可以无视主权、良心、国家利益和民众利益,以自身利益为核心,收买乌纱,标价灵魂,渔利救市,左右官员意志,导演阳奉阴违,主导市场话语权,主导一切金融市场。

除上述原因外,空头做空能量之大,还有决策意见相左,政策自相矛盾,信息披露混乱,持不同政见者助空,国内外金融砖家联合唱空,对冲基金暗空,形成一种暴跌趋势,让各种高杠杆股市资产产生连环爆仓,分级传递的恐怖氛围,以及空翻多被套而望风而逃的压力。结果形成国家救市,一地鸡毛。

在多空空前博弈的救市中,空头的确掌握了主动权,顺应了天时地利人和,并拥有各种话语权和股指操控权的优势。他们了解市场,境内外同路人联合成巨大的同盟军,在现货与期货两个市场,轮番进攻,敢与政府叫板,暗中进行K线博弈。他们几乎摧毁了救市,制造出金融危机,几乎直接造成国家金融战略的夭折。

截至目前,很难判断空头是否有政治企图,这还要等待金融反腐锄奸风暴逐步深入,层层剥开,才能断定是非。

后记:感言

也许,2015年的股灾已经成为历史,资本市场反腐锄奸风暴将会继续给予我们很多解释。尽管如此,我们不要坐等填鸭,还是要学会独立思考,最起码做到吃一堑长一智,因为资本市场K线永远走在解释之前,马后炮的成本太高。

无论2015年投资或投机的业绩如何?我们需要再学习,树立一个良好的投资理念,找到适合你的投资工具,去寻找一个价值标尺,来衡量和判断你的投资。杠杆将继续存在,如何使用杠杆,如何认清杠杆风险与收益的关系,是你生存在杠杆金融世界的基本要求。

我想,今后买卖股票至少要注意如下几点:

  1. l 听忽悠不盲从,看成长看业绩,认真研究基本面

  2. l 学技术、懂趋势、看价格、判估值、不贪婪

  3. l 解模式、估空间知风险,没有免费的午餐。



还有三句劝告是:

1、没有永恒的盈利模式;2、佼佼者妖也;3、买股票一定要知道理由。

最后,送给大家两句大腕名言:

l 索罗斯:永远不会再与中国政府作对。这是索罗斯渔利亚洲金融危机后的感言。

l 巴菲特:过去238年,有谁靠做空美国赚过钱?我们试图修改为:有谁,靠做空祖国而成功呢?

感谢大家听我啰嗦了很多,谢谢!

经原作者授权发表,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