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期货价格面临三重压力

CTA基金网2019-10-13 06:30:50

上周金银价格大幅下挫。COMEX期金上周下跌3.2%,创六个月来最大周跌幅。在黄金领跌作用下,COMEX期银上涨累计大跌5.2%,截至5月5日,报每盎司16.34美元。今年以来,COMEX白银期货价格上涨6.3%。

  

多头撤离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5月5日公布的周度报告显示,截至5月2日当周,对冲基金和其他基金经理七周以来首次减持COMEX黄金净多头头寸,同时减持COMEX白银期货期权净多头头寸至1月以来最低标准。数据显示,基金经理削减白银期货期权净多头头寸52602手至54559手,连续第三周减持。

  

分析人士认为,造成上周金银价格波动的主要原因在于美国将在6月升息的预期升温,且欧元区的政治风险减弱。此外,各国央行抛售黄金也不利金价上涨。世界黄金协会(WGC)5月4日在报告中表示,各国央行第一季对黄金的需求触及近六年最低,因中国买盘下降,这导致整体黄金需求同比下降18%。

  

受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影响,今年以来COMEX黄金期货涨幅最高达20%。即使在近期下跌趋势中,黄金表现也较白银更为抗跌。4月17日以来,COMEX白银期货价格就持续大幅下跌,但相比年初价格依然收涨。今年年初以来,COMEX白银期货涨幅最高接近15%。

  

南华期货贵金属分析师薛娜认为,近期黄金的避险需求有所回落,因地缘政治风险明显回落,特朗普政府避免了政府关门、并在众议院通过了医改,近期也在积极推进税改以及基建计划,同时对对外贸易进行积极干预,另外美联储FOMC5月会议虽然没有加息,但是措辞偏鹰派促使市场对于6月加息预期概率上升。近期经济增长放缓,国内监管、宏观政策收紧也打击了需求,对于白银的投资情绪也是打击。以上是白银近期持续下跌的原因。

  

三重压力凸显

  

从驱动因素来看,白银价格波动因素复杂多样。但分析人士认为总体上体现在两方面,一是黄金价格走势,二是金银价格比的波动。货币属性、投资属性、商品属性是金银价格是三重属性。实际上,从供需角度看白银的商品属性较黄金更为强烈,且在价格中的比重越来越重。这体现在价格上就是,近两年白银期货走势独立性和弹性增强。

  

薛娜表示,2017年以来,国内白银期货价格累计下跌4.38%,COMEX白银累计上涨2.32%,同期人民币对美元小幅升值0.76%。国内外走势差异主要因国内白银溢价回落。COMEX白银价格与COMEX黄金价格相关系数为0.76,与LME铝相关系数为0.67;国内白银期货价格与COMEX白银价格的相关系数是0.81。也就是说,外盘白银主要受到黄金价格的影响,同时与基本金属铝相关性也比较强,因矿产白银多为铝等基本金属的伴生金属。国内白银因需要征收17%的增值税,故价格走势除了受到外盘白银以及人民币汇率的影响之外,走势还有一定的独立性。目前主导国际白银价格的因素主要有黄金的避险需求、基本金属的需求等,国内白银还受到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国内白银投资需求等影响。

  

光大期货贵金属高级分析师展大鹏表示,2017年以来银价整体表现为震荡偏强。首先,与黄金的相关性依然较强;其次,相关金融机构对白银质押放松,库存累积未对价格形成明显冲击。后期主导银价的关键性因素有两方面,一是流动性,当前白银供大于求,质押业务相当于把过剩的白银固化起来,从而不会冲击市场;二是黄金、金银的强相关性依然存在,黄金可以视为价值线,白银则围绕着价值线上下波动。从关键性因素研判,白银后市不乐观。首先,中国货币政策稳中趋紧,银行业正面临严峻的监管风暴,质押类业务难免受波及,白银库存的堰塞湖很难说不会冲击市场,特别是银价已经出现一定跌幅的情况下;其次,黄金因通胀预期下降及加息预期升温影响走势继续堪忧,白银价格跟随黄金价格波动,下跌恐在所难免;最后,从外盘白银的持仓来看,非商业持仓的多头已相当拥挤,多头回补意愿较强。

  

薛娜认为,近期外盘白银持续下跌,目前已经接近前低点,前低点是一个重要支撑位,以上利空因素目前已经基本兑现,未来特朗普刺激性财政政策推进不会很顺利,避险情绪或有所上升,国内政策也必须考虑经济稳定的问题,所以未来一段时间白银或以震荡为主。(中国证券报 张利静 )


白银难改“黑色5月”季节性特征


华尔街有一句谚语叫“Sell in May and go away”,意思是就投资的季节性周期而言,5月适合卖出离场。无论是股票还是期货,5月大概率会出现一波下跌行情。

回顾白银期货近几年的行情可以发现,白银的确也具有“黑色5月”的季节性特征。自2010年以来,无论是处于牛市还是熊市,白银都大概率在5月走出下跌行情,仅2015年由于美联储加息预期推迟导致银价出现了小幅上涨。除了季节性因素外,白银近年来5月的下跌行情还经常受到重大事件的推动,许多重大事件加剧了银价跌幅。自2010年以来,5月银价平均跌幅达6.84%。


银天下·森德研究所 钱潇 郝一凡


目前来看,白银5月需要关注以下两大利空因素:第一,地缘政治因素退潮。随着美国空袭叙利亚、朝鲜核问题的退潮,白银跌势已现。近几年,地缘政治风险往往导致银价涨也匆匆、跌也匆匆,而风险的结束通常伴随着银价大跌。第二,美联储紧缩预期或重燃。美联储6月15日的议息会议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加息节点,如果美联储官员像3月加息前那样频繁释放今年加息3次的口风,那么6月加息预期将大幅上升,白银也将提前迎来议息行情。

我们认为,以上两大利空因素有可能在5月给白银下跌行情推波助澜,使银价在今年延续“黑色5月”的下跌传统。

牛市结构发生变化

在我们看来,4月中旬以来的白银急速下跌行情,撇开季节性“魔咒”,更深层的原因是2016年以来的牛市基因发生了变化。

主要矛盾实际利率出现转变

自美联储启动加息周期以来,实际利率一直是白银的主要矛盾,两者存在明显的负相关性。然而,实际利率这架天平的两端是名义利率和通货膨胀(实际利率=名义利率-通胀率),当加息预期明朗时,利率上升的速率和预期压倒通胀预期,导致实际利率上行,抑制银价;当加息预期模糊时,名义利率上升的速率和预期明显降低,通胀预期则成为主要矛盾,导致实际利率下行,提振银价。我们发现,自2015年美联储第一次加息以来,白银和实际利率的负相关性达到了一个惊人的高度。

4月以来,美联储多位高管频频就缩表问题发表讲话,而且表示今年还将加息两次。由于市场对于名义利率的上升预期高度一致,按照前述规律,第二季度开始,名义利率将继续回升且压倒通胀预期成为主要矛盾。同时,近期美国通胀指标PCE从高位拐头向下,这可能导致实际利率加速上行,从而施压银价。配合着5月下跌“魔咒”,白银接下来或展开一轮深度回调。

下面我们以美国5年期通胀保值国债(TIPS)收益率作为实际利率的代表,以对加息预期敏感的1年期国债收益率作为名义利率的参照,通胀指标选取PCE物价指数,并根据TIPS和白银的阶段性走势,将2015年10月至今划分为4个时期,剖析白银的运行逻辑。

第一阶段(2015年10—12月)加息落地,名义利率大幅攀升。2015年10—12月,加息预期明朗,1年期国债收益率快速回升。我们可以看到,这一阶段虽然通胀率见底回升,但名义利率回升速度显著高于PCE。实际利率的主要决定因素为名义利率,表现为5年TIPS收益率和1年国债收益率同步走升。伦敦银从2015年10月底的16.354美元/盎司一路下跌,最低达到13.628美元/盎司,最大跌幅为16.67%。

第二阶段(2016年1—7月)加息预期模糊,通胀成为主导。2015年12月17日,加息尘埃落定,市场加息预期快速回落。我们可以看到,1年期国债收益率在0.5%—0.7%区间振荡,通胀率振荡中枢从0.35%上升为0.92%,实际利率下滑,白银出现了一波长达7个月的牛市。伦敦银从2016年1月最低13.726美元/盎司上涨到7月的21.133美元/盎司,上涨幅度达53.9%。

第三阶段(2016年8—12月)市场焦点重回加息预期。进入2016年下半年以后,市场焦点开始转到美联储第二次加息,加息预期重新成为主导,实际利率的主要矛盾转向名义利率。1年期国债收益率从振荡区间下沿0.44%附近缓步爬升,实际利率从7月的低点回升,白银从高位振荡回落。然而,随着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市场12月加息预期骤升,1年期国债利率迅速攀升,市场陷入“特朗普”式狂欢。特朗普也曾发表言论指出美国利率水平过低,促使实际利率上行,白银加速下跌。伦敦银从2016年7月的高点21.133美元/盎司一路下跌至12月的15.634美元/盎司,跌幅为26%。

第四阶段(2017年1—3月)加息预期释放后的调整期。2016年12月,美联储如期加息,加息预期得到释放,利率预期又变得模糊起来,实际利率高位振荡。市场逐渐从“特朗普”式狂欢中回归理性,特朗普也认为强势美元不利于美国经济发展,实际利率的主要矛盾转向通胀。这一阶段随着PCE进一步回升,实际利率快速下降,伦敦银自2016年年底展开了一波反弹,从15.634美元/盎司上升到18.492美元/盎司,反弹了18.3%。

不过,随着美国经济进一步改善,市场预期美联储加息节奏加快,今年2月底左右,随着市场对3月加息的预期升温,1年期国债收益率从0.8%上涨到1.06%,5年期TIPS收益率从-0.1%上升到0.18%,银价快速回落。

焦点转向美联储加息和缩表

4月初公布FOMC会议纪要后,美联储多位高官频频发声,为缩表进行前瞻性指引。继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和旧金山联储主席威廉姆斯之后,4月17—19日,美联储副主席费希尔和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先后公开讲话,重点谈及缩表问题。

接下来,实际利率的变化主要取决于名义利率的变化。一方面,随着美国经济改善,美联储缩表势在必行,长期低利率容易催生泡沫,不利于经济健康发展,名义利率将进一步回升;另一方面,通胀率从高位回落,3月PCE物价指数已拐头向下,美国经济或面临短暂回调。因而,未来3—6个月实际利率或重新上升,从而导致白银压力山大。

多头模式面临终结

银价变动的内因是实际利率,直接推手则是多空博弈。目前白银非商业多头从阶段性顶点回落,非商业空头小幅抬升,多空比拐头向下,多头模式面临终结,一旦空头开始攻城掠地,白银或跌入深渊。

下面我们将白银非商业持仓数据分成四个阶段,分析当时资金面的表现情况。

第一阶段(2015年10—12月)加息预期开始,空头攻城掠地。2015年10月底,12月加息的预期渐起。白银非商业多头持仓从阶段性高位回落,非商业空头持仓见底反弹,空头一路攻城掠地,多空比快速回落,创造了15连跌的纪录。

第二阶段(2016年1—7月)空头撤退,多头迅速反抗。随着2015年12月悬挂空中的达摩克斯利剑落下,白银空头在赚得盆满钵满之后,快速撤退,非商业空头持仓快速下滑。同时,美国糟糕的经济数据以及一系列风险事件等,使得资金纷纷涌入白银市场,非商业多头持仓逐渐从2015年12月底的68450张上升到了123737张,增幅达到89.76%,白银由此迎来了长达半年的牛市。

第三阶段(2016年8—12月)加息预期重燃,多头且战且退。随着英国退欧公投通过,2016年第一只“黑天鹅”飞出湖面,送多头再上一程。然而,随着事件影响衰竭,加之此前市场过度低估了美联储加息的可能,下半年加息预期重燃,多头纷纷从市场中撤离,非商业多头持仓从7月的顶峰123737张下降到11月底的79485张,减少了35.76%,白银也由牛市转为熊市。

第四阶段(2017年1—4月)市场多头陷入模式。随着2016年第二只“黑天鹅”飞出湖面,市场陷入了不可自拔的狂欢。白银非商业多头持仓快速回升,从2016年11月底的79845张最高上升至今年4月中旬的131969张,增加65.3%,突破了2016年高点。然而,白银多空比快速回升,与黄金多头比出现了明显背离。接下来,随着白银非商业多头拐头向下,多头模式面临终结,一旦空头进入市场,白银多空比将回落,价格也将面临重重压力。

根据以上分析,按照往年白银5月的平均跌幅6.84%来看,今年5月白银仍有1美元/盎司左右的回调空间。后市一旦再度出现重大利空事件,则可能导致白银跌幅进一步扩大到10%以上。需要指出的是,4月伦敦银出现的高点可能是接下来3—6个月的阶段性高点,而前期低点15.63美元/盎司也绝非牢固的支撑。(来源: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