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现货交易所屡遭败诉,年底交易所判决大盘点

交易至酷2019-06-11 19:07:23



在强监管背景下,始于2011年的现货交易市场清理整顿工作今年全面提速,各类违法行为得到有效遏制。


前段时间,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历城区法院)一审判决,认定天津贵金属交易所(津贵所)为“组织非法期货交易”,涉案全部交易无效,应赔偿原告投资者90万元。据了解,这虽然不是现货交易平台“非法期货案”的首例判决,但在业内影响深远。


事实上,天津贵金属交易所并非非法期货的首例判决,公开资料显示,青岛九州、兰州西部、浙江兰溪汇丰、辽宁东北亚、湖北九汇、东盟商品、东南大宗等多家交易平台均已被人民法院在民事案件中明确认定为从事非法期货交易,需要返还投资者交易本金。


华信期货华北分公司总经理王乐在北京市京悦律师事务所和华信期货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2017年度期货投资与保障高峰论坛上介绍:“自从2010年以来,中国期货业经历了由传统的以商品期货为主的市场,向以商品金融及衍生品负荷发展的多层次期货市场的转变。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非法交易场所由于缺乏统一的监管,良莠不齐,乱象丛生。”


据了解,目前国内各种现货交易平台一般持有省级政府批文。但王德怡表示,这些现货平台玩的是障眼法,政府批准其做现货,而许多交易平台在实际经营中以期货方式进行交易,是典型的挂羊头卖狗肉。


王德怡介绍,目前许多交易平台所谓现货延期交收交易模式实质上是非法期货交易,无任何实物交收或延期实物交收,均直接平仓对冲了结,实际交易不以实物交割为目的。交易对象通常为标准化合约,只缴纳商品价值的一定比率作为保证金,买入或卖出。交易方式为集中交易,由现货市场安排众多买方、卖方集中在一起进行交易,采取集中竞价、连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以及做市商机制等。


通过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记者发现,2016年3月,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潘卫平和易民胜律师团队曾代理了多起涉及天津贵金属交易所“期货欺诈责任纠纷案”,但均以失败告终。


那么为何这次能够取得突破性进展呢?王德怡表示,案件的核心在于认定交易行为是否为非法期货交易。在交易行为认定方面,相对而言证监会标准更为具体。而以往法院只认可国务院标准,不认可证监会标准。但最高法院的最新判例,采取的是证监会标准。


多位受访者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在强监管背景下,始于2011年的现货交易市场清理整顿工作今年全面提速,各类违法行为得到有效遏制。


2017年6月,在陕西西北黄金交易平台一案中,最高人民法院作出最终裁定,采用证监会的标准认定陕西西北黄金交易平台为非法期货交易,判决其全额赔偿投资者。


王德怡表示,目前有部分地方法院在认定非法期货案件中,不采纳证监会的标准,或以未经行政部门定性为由,驳回投资者的诉讼请求,这种做法应当会陆续改变。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8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指出,对地方交易场所未经许可或者超越经菅许可范围开展的违法违规交易行为,要严格依照相关法律和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否定其法律效力,明确交易场所的民事责任。


九州商品终审败诉

就在刚刚过去的10月30日,青岛九州商品现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下称“九州商品“)收到了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终审驳回上述,维持原判。这家在青岛颇有“名气”的大宗电子交易平台终因“非法期货交易”被判赔偿受害投资者损失。


据了解,2015年底,投资者向明(化名)通过九州商品下属会员单位开通交易账号,入金共计140万元,交易对象为九州燃油、九州银等品种。


向明却落入了一个必输的对赌游戏。自2015年11月至2016年1月底,向明在青岛九州交易平台上进行了多笔交易,期间损失80余万元。他去年一纸诉状将九州商品告上法庭,要求九州商品归还其在平台上的交易损失和手续费。经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理,判决青岛九州“九州燃油”、“九州银”为非法期货交易,应赔偿向明手续费及90%交易损失共计77万元。


根据公司官网资料,九州商品2014年4月21日在青岛市正式注册成立,为能源化工产品、橡胶制品、农副产品、海产品等各类商品提供现货交易及现货电子交易、资金结算、物流仓储、信息咨询等方面的专业金融服务。后来相继开设成立了“青岛九州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青岛邮币卡分公司”与“九州商品产业金融事业部”。工商资料显示,公司共有5家法人股东,其中4家为自然人控股的投资公司,另一家法人股东向上穿透可以看到一家国内重点大学的身影。


目前从该网站上市品种介绍中,有野山参、崂山菇、香菇、棉花、普洱茶等二十多个品种,已找不到上述九州燃油和九州银。记者找到的此前资料显示,九州燃油合约的交易品种有九州燃油10吨、九州燃油50吨和九州燃油150吨,交易单位分别为10吨/手、50吨/手、150吨/手,最低履约保证金分别为合约价值的10%、5%、5%。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5年12月18日,青岛市商务局就曾向九州商品在内商品交易市场下发整改通知,要求严格规范交易对象和交易方式,应以实物交收为目的,禁止原油、成品油无证经营。


“2014年以后,一些现货交易市场拿到了商务局的批文,由当地金融办、金融局监管,成了省级现货交易平台。但在实际操作中却变味了,不搞现货交易。此外,因为平台会与银行进行清算合作,有些平台甚至堂而皇之出现在商业银行网银投资理财页面中。”北京巡回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曹晋义向记者表示。


据他介绍,非法期货交易从2012年开始就长期存在,北京、上海很早就有判例,只是最近九州商品、津贵所的判决影响非常大,因为涉及面会比较广。


多家现货交易所吃官司

津贵所于2008年设立,据其官网披露,白银现货的交易规则包括交易所以伦敦现货白银市场价格为基础,综合国内白银市场价格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报出现货白银指导价,其会员公司再据此按照一定点差报出买入价和卖出价。


在津贵所一案中,根据相关案情材料,原告李某在2011年11月至2012年5月期间,在津贵所交易白银现货,先后总投入约130万元,成交192笔,共亏损约91万元。


历城区法院认为;涉案的所谓现货延期交收交易模式实质上是非法期货交易,涉案的192笔交易无任何白银实物交收或延期实物交收,均直接平仓对冲了结,实际交易不以实物交割为目的。且涉案交易一笔多达15手(15千克/手),普通自然人投资者不具备交割能力。


故历城区法院认定津贵所组织非法期货交易,裁定涉案全部交易无效,应赔偿原告投资者90万元。

  

而在10月30日,青岛九州商品现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州商品)收到了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终审驳回上述,维持原判。这家在青岛颇有“名气”的大宗电子交易平台终因“非法期货交易”被判赔偿受害投资者损失。

  

在2017年6月22日,在陕西黄金珠宝交易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最高人民法院维持了一审二审法院对于非法期货交易活动的性质认定,并且要求经营者对展某进行全额赔偿。判决认定西北黄金交易所不具备期货交易的资质,违反了期货交易条例第四条,因此涉嫌合同无效。


最高人民法院作出最终裁定,采用证监会的标准认定陕西西北黄金交易平台为非法期货交易,判决其全额赔偿投资者。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8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指出,对地方交易场所未经许可或者超越经菅许可范围开展的违法违规交易行为,要严格依照相关法律和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否定其法律效力,明确交易场所的民事责任。

  

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指出,在政策夹缝中“野蛮生长”的大量现货交易场所衍生出一些类期货业务,由于定位缺失、监管空白,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


非法期货遭清算

我国管理部门多次出手整顿非法期货交易,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文件,包括国发【2011】38号文、部级联席会议制度、国发办【2012】37号文、修订《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商务部2013年第3号令、证监办法【2013】111号文等。


而在2017年,非法期货交易市场清理整顿工作全面提速。


今年1月,在大商所会员大会上,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就曾提到了各地商品现货交易机构相当部分违规变相开展非法期货交易,还点名批评了多家“骗子交易所”。监管层的高度重视,使得非法期货无处遁形,伴随投资者维权行动的增加,非法期货交易已面临最终清算。


四川大学教授杨波撰文称,地方现货交易所乱像的根源来自审批的混乱,“交易场所审批是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必须要尽快理清的一个重要问题。”


据了解,2017年1月9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决定深入开展一次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活动,用半年时间集中整治,切实解决交易场所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2017年3月,清理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印发《关于做好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前期阶段有关工作的通知》指出,商品类交易场所的分散式柜台交易“一般为杠杆交易,合约具有标准化特征。交易场所既不组织商品流通,又不发现商品价格,实为投机炒作平台,对实体经济没有积极作用”。


2017年6月底,是半年时间集中整治的最后限期,山西、北京、贵州、甘肃等多省市公布了“黑名单”, 越来越多的交易场所下线交易品种。在清理整顿过程中,交易品种方面重点针对贵金属、原油,以及邮币卡等新型交易模式。

  

对于非法期货市场的治理,胡俞越建议要“关停并转”。关闭部分违法违规严重、存在严重风险和社会影响较大的交易场所;叫停与整顿清理明显抵触的品种;通过市场化手段在各交易所之间实施股权兼并和联网交易;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市场有序回归现货市场,立足现货,大力发展大宗商品市场。


投资者需做好风险防范

尽管整治力度大力加强,但北京市京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革英表示,“投资者维权仍然困难”。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国内业务处处长魏子平表示,由于缺乏相对成熟的运作模式,相关法律制度尚不健全,金融资本市场尤其是金融创新领域内,面临着较大的市场风险和法律风险。如何保护金融投资者的合法权益,防范相应的投资风险,保障合法期货投资已成为金融资本领域的重要课题。

  

华信期货股份有限公司首席风险官郑雅辉建议,投资者首先要清晰地了解和认识自己所参与的市场。目前,大多数非法的电子交易场所实际上没有设交易仓库,也没有实物销售的功能,它所交易的商品实际上只是一些符号,属于与现货毫无关联的纯投机行为。有些交易场所名义上可能设有少量的交易仓库,但是数据完全不透明。在未来的投资中,投资者一定要选择监管架构健全、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

  

李革英则表示,作为投资者要想举证平台或者会员单位给自己造成了损失,而且这种损失与其过错行为之间有因果关系,是非常难的,所以在启动诉讼时一定做好研究,选择正确的案由,不要选择给自己加重责任的案由。此外,要准确理解和适用合同法中关于合同无效条款的情形。


交易至酷

金融行业运营全百科信息网,

打造金融衍生品领域智慧开放平台。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